深水埗 (Remix)

Novel Fergus & Futu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 歪帽龜一條街逗兩鑊 :Novel Fergus + Future 為紀實說唱深水埗//

依家提起深水埗,唔少人都會諗起早幾個月大南街引起嘅一番爭議,同埋好多人掛喺嘴邊嘅士紳化,雖然應該唔係好多人清楚乜嘢係士紳化,而呢樣亦唔係我哋今日著眼點。事關南昌街以東嘅大南街一帶 —— 即係依家 Storeroom、COTD Coffee、Openground、White Noise Records 嘅地址 —— 嚴格嚟講係屬於「塘尾」,本來係比較辟靜嘅半民居地域,唔係好「深水埗」。咁好「深水埗」嘅深水埗(下稱SSP)係點樣㗎呢?

最iconic,應該係多電器賣嘅鴨寮街、多布行嘅牛棚、多龜嘅警署、多嘢食嘅福榮街,仲有西九龍中心、北河街街市、黃金高登等等,有行開果頭嘅應該會知道呢區總係人頭湧湧,街道衛生程度不理想,街坊年齡層偏高 —— 畢竟呢處係全港貧窮人口比例最高地區,達24.2%,人口密度亦排第三高;與現時大南街青春洋溢境況相映成趣。

然而,如果你想知清楚啲住喺 SSP 嘅有啲咩人,咁就應該係從北河街街市穿埋去荔枝角道以西嘅醫局街、海壇街、通州街,由於果處有美沙酮中心,又由於果處平時少閒雜人等出沒,所以會有不少老同嘅身影;有人講過深水埗有自己一套消化系統,屋企有乜傢俬唔要,除咗可以攞去大南街垃圾站,亦都可以擺喺附近後巷嘅當眼位置(yes,咁做係犯法嘅,but),最快兩三個鐘就已經畀人執咗,尤其係電器,好多都會經維修後出現返喺海壇街果幾間二手電器鋪;而通州街傳統上可以話係非官方嘅露宿者之家,不過近兩年尿壓味淡咗好多,主要都係因為2017年橋底嘅街友被大批驅趕,洗太平地後,再租出去搞下啲cyberpunk藝術展覽乜乜盛。

呢啲人和事不難想像係往日港台會做專題採訪嘅topic,但本地創作者又有冇接觸過此類題材呢?


說唱歌手 Novel Fergus 嘅〈深水埗〉早兩個禮拜推出remix,除咗涉獵呢區地理人口分佈,亦將其中嘅百姓生活描寫出來,將呢首歌畀一個完全唔熟深水埗(但又識廣東話)嘅人聽一次,佢未必會知塘尾果面有一番光鮮,但就會知存在住一班天光墟出沒嘅企街(性工作者),公園賣草hustle嘅南亞裔居民、落場去後巷冚紙皮瞓晏覺嘅餐廳伙記、動刀動槍嘅婆媳紏紛、仲有頭先提過嘅道友/露宿者問題等等(而喺原版中,Fergus 另有提到劏房地價、賭博風氣,不妨聽埋)。


天光墟 低胸企街一堆
多麻甩佬追 平均5 60歲
有南亞裔 問我要唔要貨
公園坐一堆 紅黃黑 陀地拖

今次remix版feature咗另一單位 Geniuz F The FUTURE,據佢自己講,當初係喺IG碌到〈深水埗〉而認識 Fergus,後來再喺朋友慫恿下主動wts合作;自細喺 SSP 長大嘅 Future 形容呢區畀佢嘅印象係「窮、舊、多黃賭毒」,但同時強調 SSP 人情味濃,啲鄰里關係比較close。

Future 嘅rhyme不嬲駕輕就熟,今次尤其中意佢果句「角落中推紙皮陰公 佢自己捱緊嘅貧窮」,其實搬咗嚟呢頭都四年有多,有時見住啲陀背婆仔一手推住大大叠紙皮,另一手就用紅繩拖住百幾舊發泡膠,唔知佢咁樣行咗幾耐,又唔知佢仲要行幾耐。行去幫佢咩?陪佢推條馬路真係幫咗佢咩?住喺呢度,有太多嘢,你想幫都幫唔嚟。

「從日常生活中攞靈感」係一句我哋聽artist講聽到厭嘅說話,但真愛是真,城市風景向來係香港創作者嘅泉源,無論係作家 #董啟章 嘅《V城系列》,#陳果 嘅《細路祥》,甚至大眾最容易接觸到嘅文學作品 —— 廣東流行曲歌詞 —— 一樣留有對呢個地方嘅時代紀錄,柏安妮嘅〈尖東〉、陳奕迅嘅〈黃金時代〉、SHINE 嘅〈東涌日和〉、Serrini 嘅〈油尖旺金毛鈴〉等等(sor真係無聽開如果啲例子太老土請多多包涵),雖然大多係借景講情愛,但當中依然隱藏住香港人聽見先會有feel嘅默契。

有別於原版嘅偷拍式紀實,今次MV製作團隊「東風財運」有心帶大家走一轉 SSP 深度遊,畫面穿插許多你見過又未見過嘅角落:梁添刀廠把大刀、雀館、配匙、唐樓金鋪、南亞、龍威、黑膠阿Paul…..過多五年睇返,可能已經有文物價值。最好唔好啦。

當然,要拍靚畫面絕對可以叫 Fergus 同 Future 去啲地標擺下甫士yo下就算,但導演 Hanley 選擇咗採用「麥高芬(MacGuffin)」方式去講故事:即係指在電影中加入可以推展劇情的物件、人物、或目標。提出呢個概念嘅希治閣本人認為麥高芬係乜其實無乜所謂,另一大導演佐治魯卡斯則認為件麥高芬應該有幾搶眼得幾搶眼,近年《天能》果碌 “Algorithm”,又或者《復仇者聯盟》嘅無限寶石,設計上其實都係麥高芬。

而喺〈深水埗〉MV中,麥高芬就係一粒黑色嘅「一筒」,由完整去到破碎,走過深水埗窿窿罅罅再輾轉去到由 Future 飾演嘅師傅手上,一打一磨修補返。

一筒,一同,一同。都講得好明白。

大難面前無私怨。

文:Milto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Latest Reviews 最新評論

本網站正使用 Cookie 我們使用 Cookie 改善網站體驗。 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