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醉容易,買品味難】太子 BOUND 重開playlist放送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林鄭政府上月中終於進一步放寬so called防疫措施,包括酒吧在內嘅場所可以重開,營業至晚上十二時,灰姑娘就最開心啦。

咁耐冇去飲嘢,開齋梗係要揀間好少少。落bar除咗睇地段、menu同格局之外,播啲咩歌其實都好影響果晚心情,尤其是對於耳仔敏感嘅樂迷嚟講,如果鋪頭揀嘅playlist難聽/唔啱聽,真係坐唔得耐。


音樂係能夠構成店家性格嘅重要一環,譬如東京嘅 Bloody Angle 主打60至70年代嘅二線soul funk音樂,成為好此道者嘅解渴聖地;而喺唱機及音響仍然係奢侈品嘅1920年代,日本甚至有一種名為「名曲喫茶」嘅咖啡廳模式,嚴禁客人交談,只容許靜靜地聽古典樂 —— 如今僅餘涉谷道玄坂嘅 LION,以及高円寺嘅 NELKEN 健在。


喺香港,以音樂品味(唔係音樂演出)為賣點嘅酒吧絕無僅有,想飲嘢時聽見傳統主流音樂以外嘅BGM,参考圈內人嘅足跡不失為好法子。要數近五年來箇中代表,自然會諗起佐敦山林道嘅 Hillywood,以及後來轉戰太子界限街嘅 BOUND

My Little Airport 翻唱 LMF 嘅〈今宵多珍重〉時,喺YouTube落嘅相頭就係 BOUND 門面;酒吧禁令實施前,成隊 WildStyle 亦會選擇喺 BOUND 同 Triple G 過生日;除咗係 indie/hip hop 仔女嘅蒲點,其實唔少本地演出搞手都愛帶artist落去消遣,包括 Cigarette After Sex、La Femme、Christopher Owens (Girls)、BO NINGEN、Higher Brothers 都曾經係座上客。


一個大家都咁捧場嘅地方,鋪頭選播嘅音樂必然唔會失禮,禮拜五 BOUND 同客人久別重逢,唔知佢哋當時想播咩歌呢?

兩位老闆 Nathan 同阿周各有心水,前者話會由 DJ ONRA 播到 Frank Zappa(見圖),後者索性整咗個 playlist 同大家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本網站正使用 Cookie 我們使用 Cookie 改善網站體驗。 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