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將如何拖累香港音樂演出產業 (3)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終於進入完結篇,關於本地搞手目前面對的困局已經說了個大概,接下來稍稍講解一方有難,會如何令八方進退失據。
.
當整個演出工業都進入停擺狀態,搞手沒有演出活動所帶來的門票收入,沒有資金流動,也因為政府仿佛有意放任疫情惡化,無法以常理去規劃下一步;而全港都無法如常舉行演出活動之時,業內首當其衝的自然是場地以及製作公司。
.
因為前篇所述的政策與文化關係,在香港經營演出空間(livehouse)本來就事倍功半,如今情況更是岌岌可危,以TTN為例,2020年首季可見的演出就只有兩場 ———— 即是整整91天裏只有兩天的收入!沒有場租收入,就無錢交租,這點可沒有什麼箇中道理需要詳述了。製作公司方面,也同樣倚賴活動舉行才有「job」,現在不只是非主流的音樂騷被迫取消,連劉德華也要叫停紅館演唱會,受影響的已經不只音響和燈光製作,連舞台設計、服裝、樂隊、舞蹈、保安等領域都要面對「冇工開」的切身難題;此外,以售賣活動門票為主要業務的票務平台面對如此靜默的市況,也是無可作為。
.
另一邊廂,作為演出活動的主體 ———— 演出者,特別是外國藝人,和相應的經理人公司,雖然短期內無法拓展亞洲市場,但他們在本土有相對穩定的觀眾群去支撐,真要說的話,頂多是賺少了一點,而非不可逆轉的虧損。
.
談到國際上的大型音樂舞台,美國有 Coachella,談起英國我們會想到 Glastonbury,歐洲是 Primavera Sound 和 Rosklide,日本則有 Summer Sonic 和 Fujirock;然而這些國家其實都有成熟的本土演出市場,英國有每年在南北兩地舉行的雙子星 Reading and Leeds,美國有紐約的 Governors Ball,都是以本土藝人為主打的大型音樂節,加上歷久不衰的國內巡演文化(倒是英美的場地近年遇上不同壓力),足以提供大、中、小不同層級的平台供藝人發展,正是這些重視內消的音樂活動成了一個國家的獨立音樂文化支柱。
.
鄰近的台灣近年在培育本土市場漸見成效,2016年,以台南演出陣容為主,在高雄舉行的大港開唱以過萬張門票的成續完售,當時就為香港的業內人士帶來不小的震撼。
.
另一個印象很深刻的案例是2017年底,Airhead Records 在台北辦了一場 Mild High Club 的專場演出。該樂隊也是我們私心十分喜愛的 psych-pop 新貴,無論風格與質素都不輸全盛期的 Mac DeMarco,但從其知名度去考量,如果要在香港舉行專場的話相信會吃力不討好,樂觀的話就是170人左右的票房。
.
那為何該樂隊演出在台北就能賣個滿堂紅呢?關鍵相信在於暖場樂隊:落日飛車。台灣現在不乏能在 The Wall 甚至永豐 Legacy 舉行爆滿專場的新世代獨立藝人,諸如 Deca Joins、草東、Leo王、拍謝少年、9m88、茄子蛋等等,在這些本土單位的帶動下,樂迷自然會對音樂本身懷抱更大的熱情,更踴躍參加演出活動,藝人們也會更放膽專注創作,相輔相成。
.
坦白講,香港若要建立更廣闊的觀眾市場,只憑業界掙扎(s/o 胡師傅!)是走不遠的。一年多幾場大牌外國藝人的專場,或多幾個大型音樂節,其實不會紮實香港的音樂文化場景,唯有靠本地觀眾(尤其年輕一代)去積極支持,主動發掘,做大咗個餅,才能合理化目前經營這個產業的心力。
.
前篇我們提到了香港在這行業發展上硬件有所不足,除了土地和教育政策上的短視,最缺乏的,畢竟還是觀眾。現在正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大抵是與我們走在同一路上的吧,希望在香港康復乃至光復後,能夠為這個產業多付出一點,有道鈔票就是選票,你想要更容易看到心愛的樂隊現場嗎?你想要香港出產更多不同風格的優秀歌曲嗎?你想要商店不再播那些媚俗刺耳的音樂嗎?那就用你的錢多投幾張票吧。買碟,買週邊,買票看演出,付出,付出,付出。
.
因為香港的音樂場景不是建基於我們這些業者,而是屬於你們。
.
面向世界,撐陀地。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本網站正使用 Cookie 我們使用 Cookie 改善網站體驗。 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