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失控,將如何拖累香港音樂演出產業 (1)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嚟緊兩個月嘅原定工作全部冇得做,呢篇文完全係有感而發…….

新型冠狀病毒(Coronavirus)官方爆發至今一個多月,香港口岸終於開始「自律式強制」檢疫工作。換言之,這場瘟疫看來還會持續一段不短的日子。

由中國大陸的地方感染逐漸擴散至威脅全世界的致命病毒,這場「武漢肺炎」直接威脅著全人類的性命。身在香港的我們,追看每日的確診人數比看股市升跌更為著緊,排口罩的人龍比排限量版波鞋的要長非常多;一邊有居住中國大陸的群眾如難民般蜂擁入關,另一邊卻有部分外藉人仕寧願no pay leave都趕緊離開這個地方,種種亂象背後都有一句吶喊:有乜緊要得過條命仔?

OC2S 作為一個小小的本地音樂活動策劃者(so called 搞手),在此當然不是要來打廣告,也不是告訴你音樂比你的性命更重要,又或睇騷能治百病云云,只是最近整個二三月接連四場演出取消,閒著便來整理一下我們產業的運作,算是站在業者的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下心得,以及這次疫症對業界的影響。

先從這個產業的環球現況說起吧。隨著 Spotify 及 Apple Music 等串流音樂服務的崛起,唱片業的營業額從2014年低位14.3億回升至2018年的19.1億,與上一個高位 ———— 見證iTunes及MP3強權誕生的 ———— 2001年的23.9億已經相去不遠。但連續十三年的跌勢早已令唱片公司及藝人無法再倚賴歌曲本身作為主要收入來源,取而代之的,是無法複製 + 講究親身體驗 + 具時效性的現場演出活動(live concert),此生態變化令演出行業史無前例的興盛 ———— 去年行業總收益達28億美元,而根據 IBISWorld 以及華爾街日報等機構預測,該數字將會於2024年成長至36.6億美元。

【前景一片光明呢 🙂 有想入行的嗎?】

總括來說,演出行業由以下幾個單位構成:藝人 (Artist)、經理人公司 (Artist Management)、經紀 (Agent)、策劃公司 (Promoter)、場地 (Venue/Club)、製作公司 (Production) 等,在歐美的市場中這個位置分工比較鮮明,中港台的市場則比較含糊,特別是較有票房的藝人通常都由經理人公司或藝人自己開的公司同時擔任策劃公司,以圖最大的利潤。

這個所謂的最大利潤,到底能有多大呢?專家預測在2022年,單是門票銷售就將達24億美元,佔行業總收益的77.4%。那為什麼你常聽說在香港做搞手是門吃力不討好的苦差呢?

無論是由經理人公司經由經紀發起的巡迴演出,或是策劃公司主動接觸特定的藝人安排演出,在整個產業鏈中策劃公司可算是處於最被壓榨的底層。雖說策劃公司在整個產業鏈中能夠得到最多的利潤,但同時亦因為它需要背負最多,甚至是全部的風險,以及需要大量的現金流(cash flow)去經營,致使很多策劃公司”快上快落“,難以長久持續運作,更莫講穩定成長。

一般來說,當經理人公司透過經紀與策劃公司達成演出條件上的共識,策劃公司需要先付至少一半的演出費用作為訂金,並且負責包括機票、酒店、場地、製作以及推廣等的所有費用 – 這些費用都是在活動舉辦前需付清的advance payment,絕大部分情況下是不能退還的。

(唔覺唔覺寫咗咁多,但都未入正題㖭)

我們將會在續篇分享更多一般情況下,香港搞手需要面對的風險細節,以及這次武漢肺炎於短期及長期兩方面,如何動搖本地業界的發展。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本網站正使用 Cookie 我們使用 Cookie 改善網站體驗。 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