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裡的戰爭:TikTok 收皮前瞻 + 點解IG新功能香港冇得用?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編:今日係2020年8月31日,要記得嘅,始終都會記得。呢篇基本上係學術文,關於音樂產業生態多於音樂本身,內容九淺一深,想了解下 TikTok 會點收皮嘅不妨睇落去)
.
當 Kevin Mayer —— 迪士尼前執行長喺五月跳槽上任 #TikTok CEO 時,全世界都預料國際版抖音會成功漂白,喺西方尤其係美國市場得寸進尺。上星期五,做夠100日 CEO 嘅 Mayer 宣布離任。

大家都知 #迪士尼 近十年就好似 #Thanos 咁想收購哂電影世界嘅所有大寶石,而包括 Marvel、Pixar、Lucasfilm、21st Century Fox 等交易,都係由 Mayer 負責談判及主導,後來更一手提攜人見人愛嘅 Baby Yoda,令 Disney+ 成功入到屋 —— 論功績論權勢,都可以話係迪士尼嘅第二把交椅,亦因此一直被行內行外認為會係董事長/行政總裁 Bob Iger 嘅接班人。

所以當今年二月 Iger 欽點另一高層 Bob Chapek 接棒時,成條華爾街都跌哂眼鏡;至於 Mayer 同 TikTok 嘅戀情快嚟快去,則算係意料之內,原因當然係 TikTok 最近一個月畀白宮㩒住嚟砌,難怪 Mayer 急急腳跳船。
.
隨住中美關係持續緊張,TikTok 呢個紅底app本來就有安全漏洞爭議,用家個人資料及數據數度被外洩到中國政府,去到國家安全層面,狂人總統 Donald Trump 索性勒令 TikTok 母公司 —— 中國科技巨頭「字節跳動 ByteDance」—— 要喺10月30日前出售美國業務予美國本土企業,並需刪除境外儲存嘅所有美國用戶資料,否則全面封殺,目前有 Microsoft 及 Walmart 積極投標。
.
無論最終花落誰家,抑或北京唔想拆畀人睇自己個app嘅backend有幾得人驚而斬倉,甚至過完美國大選能夠神奇翻身都好,TikTok 嘅熱度相信都會告一段落,事關 Facebook 已經將過往應付 Snapchat 冒起嘅招數用喺 TikTok 身上:抄橋。
.
喺 Trump 發布相關行政命令嘅前一日(5/8),FB 旗下軟件 Instagram 正式推出全新功能”Reels”,完完全全就係抖音嘅翻版:一樣係畀用戶自己揀歌再錄影,而且能夠以 video post 形式保存喺個人頁面。係繼”Story”及”IG TV”後又一大改動。
.
眾所週知,Zuckerberg 五年前為咗令 Facebook 進軍中國市場,多番取悅習近平,去到邀請習總幫自己個bb改名嘅地步,惟最終無法如願。朱伯格自此改變親中立場,例如佢係近日美國國會會議嘅數名科技巨頭代表之中,唯一公開承認中國政府有竊取美國公司嘅知識財產。今次利用 IG 配合白宮夾擊 TikTok,未必係純粹商業與政治考慮。

但呢啲鬥爭其實都唔太影響我哋,喺 TikTok 七月撤出香港前其實都只係得最多15萬用戶,而”Reels”功能亦不開放香港地區:因為 Instagram 嘅 music library 從來都只係適用於部分歐美國家。
.
無 music library 做支持,TikTok 當初就完全唔成立,更無可能喺半年唔夠就跑贏 IG 每日使用次數/每次使用時間。TikTok 之能夠以過江龍身份取得各大唱片公司版權,其實係因為佢嘅玩法非常適合煲起特定歌曲,尤其係 lip sync/dance challenge/react & duet 等功能利於以超低成本將指定歌曲散播。例如 Drake 嘅〈Toosie Slide〉就借 #dancechallenge 空降排行榜第一位,而 Doja Cat 首〈Say So〉亦係另一受惠者。

基於發行商、唱片公司、以至版權條例嘅限制,部分地區確係難以建立音樂存庫,但講到尾都係錢可以解決嘅問題。換句話說,IG 並不睇好香港用戶對音樂文化嘅投入程度,唱片公司亦基於近似原因,而將牌照費(license)開天殺價(因為無marketing value)。
.
反觀日本,既係北京選擇作 TikTok 第一個試業嘅海外國家,而且已經有大量用戶積極投入”Reels”市場,包括 #坂野友美 等知名藝人,而日本人有幾重視音樂則無需多講。咁冇得玩”Reels”其實就好小事嘅,不過可以側面反映香港市場畀業界嘅印象咁解。

舉多一個更易理解嘅例子。點解香港區嘅 Netflix 戲種/數目都咁少?因為一套戲/劇嘅發行商會就住唔同地區嘅市場需求,開出唔同價位賣 license 俾 Netflix;更多時候係不同地區會有個別發行商買入作品版權,再轉售不同串流平台(如果某套戲香港係無發行商認頭,咁就唔使諗會有得睇了)。
.
每逢 Netflix 喺一個地區開放多一套戲,就要俾多一筆牌照費,所以每項交易都會考慮購入 license 到底划唔划算,公司 deal 唔 deal 到好嘅價。無論 Instagram 定 Netflix,呢類完全以內容(content)主導嘅公司非常睇重市場調查,盡可能掌握各地嘅觀眾口味,”Reels”選擇跳過香港市場,大概係歐美音樂/喺香港受眾太少,好難喺度複製 Doja Cat 或 Drake 嘅宣傳策略。
.
當然,亦不排除朱伯格跟隨白宮判斷,視一國一制下嘅香港等同中國,自然唔會㗰心機深入敵陣。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本網站正使用 Cookie 我們使用 Cookie 改善網站體驗。 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