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得明 Michel Gondry 呢個廿幾年前嘅MV,就會睇得明《TEИƎT》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睇得明就天能,睇唔明就低能?

人類進入武漢肺炎時代後,首套全球上映嘅荷里活大片《TENET 天能》終於喺香港揭幕,Christopher Nolan 同 #華納 嘅堅持總算捱到出頭天。導演向來以扭橋見稱,今次新戲玩盡佢最偏愛嘅時空理論,有人形容為一個畫面內同時進行緊兩套戲,又有人講笑話套戲叫《TENET》係因為你要入場睇十次(TEN-ИƎT)先會明。


實際買飛睇完又覺得冇咁誇張,如果你睇戲係睇故仔唔係睇細節的話,《TENET》唔算一套特別難理解嘅科幻諜報電影(spy-fi?)。反而 Nolan 今次嘅動作場面設計真係幾考人眼力,如果驚自己睇唔明的話,不妨重溫法蘭西名導 Michel Gondry 喺1996年拍落嘅一個MV,睇下自己對「時間逆行」畫面有冇過敏反應。


〈Sugar Water〉由左右兩個split screen組成,Cibo Matto 兩位成員 #羽鳥美保 及 #本田ゆか 分別以順時序動作,以及逆時序出發,喺中段一場車禍後兩人交換左右位置,再返回各自嘅起點。吊詭嘅係個MV無論順住播同倒轉播時,情節動作都會係一模一樣,某程度上同《TENET》異曲同工,尤其係 Gondry 以紅藍去區分角色,巧合地fit返《TENET》最後果場大戰嘅某樣安排。

番返去睇唔睇得明《TENET》嘅迷思:如果你答得出〈Sugar Water〉到底用咗幾多部攝影機,而又總共用咗幾多分鐘嘅footage的話,咁你就可以放心入場喇。提示:Cibo Matto 有喺訪問提過最後喺玻璃上寫字果一幕最考功夫,重拍咗10次以上先至寫啱方向同次序。


電影喺全球開畫兩星期後,大多數外國網民反而係諗起嘻哈名團 The Pharcyde 嘅經典MV〈Drop〉。導演 Spike Jonze 無好似 Gondry 咁玩順流逆流,單純由頭rewind到尾,但全隊 The Pharcyde 都要學識反轉跳舞同夾嘴形,執行上比起〈Sugar Water〉高難度得多 —— 可想而知,入戲院淨係睇《TENET》啲動作場面都抵。

加上瑞典樂手 Ludwig Göransson 今次為《TENET》編寫嘅配樂壓迫感一流,既能增強動作場面嘅魄力,亦彌補到 Nolan 今次捕捉情感較為失色嘅缺憾,要喺戲院聽先至原汁原味。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本網站正使用 Cookie 我們使用 Cookie 改善網站體驗。 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