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音獎2020贏家參透 台灣類型學 vs 香港類型學 優劣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從香港人角度去介紹台灣嘅音樂頒獎禮,其實都幾好寫:因為單純就音樂頒獎禮文化嚟講,台灣有嘅嘢即係香港冇嘅嘢,變相隨便一點攞出嚟都係切入點。

譬如從獎項分類就已經見到兩地分野,㩒入金音創作創作獎官網,會見到 #不分類型獎項 及 #類型音樂獎項 兩個欄目,呢度指嘅類型係音樂風格:搖滾、民謠、嘻哈、電音、爵士、R&B、另類流行,與香港淨係會有咩男歌手女歌手組合金曲金獎之類相比,著眼點明顯不同;喺香港就算係出名分豬肉,獎項數目一度多到有163個嘅新城勁爆頒獎禮,分類型嘅方式都只停留喺廣告歌曲、卡啦OK歌曲、合唱歌曲……咁樣。

兩地差異,除咗因為香港所謂四大頒獎禮都偏向係商業活動,客觀性欠奉;亦因為評審團體/機制缺乏專業性,就攞頭兩類「搖滾」同「民謠」嚟講,三個電台一個電視台入面,邊個有足夠公信力去評審?會唔會揀得出 #傷心欲絕?客觀現實就係香港嘅頒獎禮從來都冇重視過流行曲以外嘅香港音樂。

民謠類兩個獎項嘅得主巧合又未必係巧合地均以原住民語言演唱。今屆金音 #最佳民謠專輯 《戇仔船》由 #米莎Misa 與東京中央線樂團樂手大竹研、早川徹、福島紀明合作,苗栗長大嘅佢唱四縣腔客語,即係客家話嘅其中一條分支,曾經講過「以華語創作難以表現自身獨有的情感」。

其實同樣mindset早喺1994年嘅浸大AC Hall已經出現過: #我採用依一種語言 #只係希望你地明白多一點點 #明白多一點 —— 但呢首〈究竟應該點〉當年有冇喺任何頒獎禮被提及過?

至於贏得 #最佳民謠歌曲 嘅 #葛西瓦 ,喺當地最出位嘅往績應該係2018年於另一頒獎禮上以排灣族母語rap出一首〈台灣早就有嘻哈〉。今次攞獎呢首〈好好走〉依然係饒舌作品,令人可以體會到民謠嘅現代性,而且feature同族嘅 #瑪斯卡 ,將族人嘅生死觀都寫埋入去;當 #民族意識 喺香港仍處於萌芽階段時,有需要參考台灣文化如何作多樣性發展 —— 尤其我哋時間無多。

生死同樣係 #最佳嘻哈專輯《像我們這樣的騙子》命題之一,#張伍 嘅作品有種邪釘嘅cult味,唔會係市場上最易入口果批,而睇返佢喺 Spotify、YouTube、KKBox 嘅播放數字的確不算出眾。呢點正正係金音改由主席組成評審團嘅優點,平衡利益衝突,理論上完全從音樂創作層面出發,有利於發掘同一類型下其他風格面向嘅優秀作品,對海外觀眾嚟講能做到「哦,原來台灣有呢啲」嘅驚艷效果。對香港觀眾嚟講,多數會好奇點解兩個R&B類型大獎都唔係由 9m88 或 ØZI 贏呢?咁就會令你更想知道以三個獎項成為今年金音最大贏家嘅 J.Sheon 到底是何許人也。

調返轉嚟講,金音亦會逆向令台灣本地觀眾接觸到更多海外嘅音樂單位,例如入圍 #最佳另類流行專輯獎 嘅香港歌手 #SOPHY王嘉儀

最後想提提電音類型,今年分別由 #Ń7ä 以及 #SoniaCalico(Go Chic)贏得最佳專輯及歌曲獎,聽住前者嘅〈Maroon〉時,不期然諗起香港嘅 Kelvin T、ASJ,甚至澳門嘅 AChun —— 非舞曲類嘅電音生意向來都唔好做,但就算未有市場關注,都起碼應該有來自業界嘅認可 —— 台灣就透過金音獎做到了。

對於追捧本地音樂生態嘅樂迷嚟講,或者佢哋最終都係希望自己心水單位入圍又或者得獎,但喺具一定權威性嘅評審結果下,能夠引導樂迷思考每個得獎者嘅過人之處,從而達至對音樂更深入嘅理解方式。一個地方嘅音樂場境,尤其獨立音樂場景要健康成長,一群注重質素嘅open mind就係最肥沃嘅土壤。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本網站正使用 Cookie 我們使用 Cookie 改善網站體驗。 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