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aceables

Afterglow

感謝 Afterglow 夜媽媽賜我哋一個咁濕潤嘅MV🤤🤤🤤🤤 想睇全套就上人哋 FB 或 Youtube 啦!


相比2018年推出嘅專輯《Different Light》,可以聽見新歌〈Infaceables〉喺運用效果器上tone down不少,冇咁精製,更能聽出每一條肥到標油嘅bassline,加埋啲cowbell同techno beat喺耳仔兩旁左隊右隊,成首歌groovy到咁就真係不能再用「節奏」呀「律動」呀呢啲中文字去形容。

MV剪輯自1979年由美國導演 Abel Ferrara 製作嘅 cult片《Driller Killer》,有血有性有靚衫有party有夾band,故事講述一名紐約生活嘅藝術家因為窮導致壓力大於是中意夜媽媽攞個電鑽出街殺人調劑生活。

當年最廉價俗套嘅cheap thriller,經過「歲月」呢個filter再翻睇又變得活色生香 —— 正如半年前大家覺得唔係好靚唔係好好玩唔係好想去嘅club同livehouse,依家諗返都百般滋味在深喉。

心頭。

Music Written and Produced by Afterglow
Mixing and Mastering by Jay Tse
Cover design by John Wu

搵咗一搵〈Infaceables〉呢個歌名點解,結果只搵到一個喺1984年有少少話題性但又極速收皮,叫做「The Infaceables」嘅膠公仔玩具系列,唔知兩者有冇關聯?

GoldApple

SoWhat

見到 SoWhat 呢首〈GoldApple〉時,下意識諗起希臘神話中一個關於金蘋果嘅故仔,一個貪慕愛情貪到國破家亡嘅故仔。


話說人類英雄 Peleus 喺眾神幫忙下追到(用現代標準嚟講係性侵,but)海洋女神 Thetis 後,宙斯廣派喜帖舉行盛大婚禮,但出於眾多原因,唯獨冇邀請掌管紛爭嘅女神厄莉絲 Eris。唔高興嘅 Eris 於是不請自來,喺主人家檯上放低咗一粒金蘋果後轉身離開,而蘋果上面刻有一段拉丁文:τῇ καλλίστῃ,意思係「獻給最美麗的女神」。

就係咁,好地地一場婚禮就變成選美大會。整個奧林匹克有超過70位女神,經過一輪互相推搪又互相mean9嘅環節後,最後剩低三位佳麗:婚姻女神赫拉、戰爭女神雅典娜,以及愛神阿芙蘿迪蒂(wait,新娘子呢?)。三女立刻牛咁眼望實宙斯,正當全場都以為佢會揀返自己老婆赫拉時,呢位眾神之神將個波一腳交畀人間嘅一位王子 —— 特洛伊王子柏里斯(Paris of Troy)。

故事最後,柏里斯拒絕咗赫拉應許嘅無上權力、雅典娜開價嘅蓋世英雄資格,而選擇將金蘋果贈予愛神,只因後者承諾會幫佢贏得全歐洲最美麗嘅女人:斯巴達皇后 #海倫 嘅愛情。

但呢場人妻NTR卻牽連出一段改變希臘版圖嘅史詩戰爭(Trojan War),金蘋果自此有「不和的根源、發生糾紛的事端」嘅含義。


如果唔係歌名有粒金的話,講起apple大概只會諗起《創世記》嘅禁果,誘惑是最甜美🎶,SoWhat 對作品係如此解話:「我當時想寫低自己對誘惑嘅睇法 —— 貪心/誘惑俾人感覺都係冇咁正面嘅形容,但其實我哋大可以與之並行,唔需要抗拒,又唔好太過陷入,拿掐適中就可以當做動力不斷進步。」

(根據考究,其實所謂禁果可以係指無花果、柑橘、杏桃或石榴甚至葡提子,只不過三世紀末時有神父錯將「知善惡樹」(malum)譯成蘋果樹(mālus),自此禁果被定形為蘋果,但呢啲嘢約定俗成nevermind啦)

〈GoldApple〉MV 由畫面中嘅情侶 Maggie 及 #草津 拍攝剪輯,選擇用 #紅蘋果 以及 #劍球 作為符號,形態上互相對應。前者自然係代表誘惑,而劍球則係兩人均擅長嘅技藝;練習每個劍球招式都必然會經過無數次嘅失敗,而 SoWhat 認為「成功」就係果個令人願意屢敗屢試嘅誘惑(動機),加上情侶甜蜜嘅日常紀錄,表示人喺面對誘惑時一樣可以有好結果。

說唱風格層面,如果你喜愛 #TripleG 或 #DIZI 的話,相信〈GoldApple〉一樣會係你杯茶。

但坦白講,我當初係完全聽唔明呢首歌。例如「勾起你朝慕嘅單純肩掛修美嘅斗篷/反抗著不倒翁/帶住夢深居孤島中/勿任由物質縱容」,又或者「傲慢變得內斂/詼諧由我代言/手法融合誘惑來笑我低下製造笑點」咁,係近年唔少香港rapper典型去脈絡化,碎片化嘅填詞表現。譬如本地 Youtube channel #光頭幫Tomfatki,佢哋首〈ROLLING NOW〉就有一句「Hustle Everyday 走起壯士斷臂」令我印象深刻,因為睇完前文後理都係唔知佢講乜。

可能後者果句只係想人印象深刻,認真我就輸了。

吊詭嘅係,如果你用「誘惑好與壞,在乎你點樣理解」嘅角度去閱讀〈GoldApple〉歌詞,又真係全首都講得通 —— 偏偏喺主旨上,SoWhat 就只提供咗「誘惑是最甜美/成功嘅口感清脆可口」呢兩句線索。雖未至於詞不達意,但的確係有點唔清唔楚?正如 SoWhat 所講,佢想喺婉轉比喻嘅同時又能表達到個意思,呢點確係好考修辭功力。

起碼 SoWhat 用詞零散嘅背後,有一套完整嘅中心思想,並非穿鑿附會言之無物。佢所屬嘅團隊 Yack Studio,知名度較高嘅 Novel Fergus 寫有〈至尊寶〉、〈深水埗〉、〈許願池〉等作品,較著重仔細描述佢嘅觀察或心思,近朱者赤,相信 SoWhat 往後嘅作品係可以更進一步。

空気公団

Dizzi

第一次睇 DIZI 嘅新MV〈空気公団〉時,可能因為漢字歌名,又或者係段日文開場白嘅關係,腦海不停浮現《池袋西口公園》呢套20年前嘅日劇,望住 DIZI 喺香港一啲好似認得但又噏唔出名嘅地方搖擺搖擺,如果唔開聲又唔留意間中駛過果架火車(東鐵)的話,真係會以為自己睇緊日本MV。

近年愈來愈多喺香港本地取景嘅影像作品,尤其係MV,都刻意拍出「唔香港」嘅感覺,呢個「將自己地方裝到唔似自己地方」嘅概念,其實喺亞洲文化中可謂源遠由長。

例如 #細野睛臣 由1975至1978年發行嘅《泰安洋行》及《PARAISO》等專輯,正正係逆向惡搞當時美國人對東洋(oriental / exotic)嘅刻版印象,用日本人身份玩起偽日本人音樂;而泡沫經濟時期嘅日本,啲管理層當正自己係白人等現象亦係講到爛,汽車品牌 Honda 就熱愛用細野老友 #山下達郎 作品做廣告配樂,襯托畫面中許多白人演員嘅優質中產生活,難道你以為淨係白人先識 #whitewashing 嘞喎?

至於好似〈空気公団〉、電影《香港大師》、〈獅子麒麟鳳〉呢類用影像技巧將香港包裝成外地/舊時空/cyberpunk 畫面,除咗係創作者有意發掘主流文化以外嘅香港面貌,亦可能係新生代潛意識不滿香港現狀(物理)嘅表現,某程度上算係禮失求諸野 —— 不過呢「野」往往來得十分超現實。

對將來嘅不安與自省同樣係〈空気公団〉嘅命題,喺兩分鐘時間內,DIZI 吟唱出時下少年迷惘心境,詞走天花龍鳳但並非賣弄玄虛,而係近似《幻愛》咁將日常化腐朽為神奇,誠實地對自我境況作一種詩意詮繹。

就猶如楓葉般嘅漂過佈滿希與冀
像偶遇工業區的你我回憶不過氣
被驅逐後再追逐自己會喘不過氣
來往後走孕育時機再不會失去美
要留守後結集
連結有時從酒/走後建立
去遊走和接納
前設要確信由黑能變白
.
饒舌文法中素愛以 machine gun 去形容 DIZI 呢種一輪咀狂掃嘅說唱方法,但佢個flow聽落從容不迫,恰似一把善良嘅機關槍 —— 歌詞每一句每一字都值得細味,大家開聲自己聽啦 —— 真心係近半年來接觸過嘅粵語rap中,嗒落最有味道嘅其中一首(one of the best if not the best over the past 6 months)。
.
不過上 YouTube 碌一碌,先知〈空気公団〉最早於2018年12月18日已經喺餐廳「談風 vs 説唱」問世,以與 krizzzi 及 #精神少年中心 嘅 Y5 合組 JahnoTown(揸流灘)身份演唱過,soundcloud 上亦早有錄音版本。
.
雖然首歌等到兩年後至拍MV,但意境放到今年聽好似感受更深,世事正如 DIZI 呢句「營營役役重複戰役」,香港不斷面對換湯唔換藥嘅邪惡侵略,城池淊落,幾多少男少女被時代強逼面對世間愁。
.
所以,少年不識愁滋味呢句說話,放喺2020年嘅香港實在脫節得交關,25歲以下嘅香港市民何止識哀愁,直頭知生死。
.
講到年紀,近年同25歲或以下嘅新朋友傾開音樂時,發覺佢哋提到寫歌唔會再講「寫歌」,而係替換成講「做beat」—— 語景轉換,反映以往由結他或鋼琴旋律為創作主導嘅定律已經不再,如今搞掂個 rythmn session 你首歌就有運行。而香港嘅新生代rapper亦逐漸捉到 LMF 等師承 old-school 風格以外,粵語白話文rap嘅新路向:以 YoungQueenz 領銜嘅 Wildstyle 首馬是瞻,去年 Matt Force 首張大碟令樂迷驚覺粵語 hip hop 都可以做出 Oddisee 嗰種書卷氣。

〈空気公団〉based on 製作人 Elijah Who 嘅舊作〈winter coat〉,rapper借beat發揮實乃等閒事,譬如 Eminem 當年將英國女歌手 Dido 嘅〈Thank You〉原首直啪再加beat,寫出代表作〈Stan〉;甚至第一首走上主流嘅饒舌歌曲〈Rapper’s Delight〉都係取樣 Chic 嘅〈Good Time〉;而 Lil Wayne、The Weekend 及 Chance The Rapper 當初都係借 mixtape 令大眾及音樂圈一窺佢哋嘅說唱才華。

幾時都話,做創作最緊要言之有物。
.
Content is king.

707

LK-072

聽住 LK-072 嘅新作〈707〉,第一個想法係:吖,拖咗韓妹 park hye jin 新碟好耐都未寫review。

(大家不妨去扭耳仔睇袁總上個月頭已經寫好嘅詳盡碟評!)

每次聽後者兩張EP時,都好欣賞佢能夠利用亞洲口音嘅英文營造sampling質感,透過以非母語重覆主句嘅方式,於 deep house 風格中玩出 minimal 味道。但呢種用聲畢竟唔係 park hye jin 原創,佢同鄉 Yaeji 亦係玩單音節特性嘅俵俵者,於是又會諗是否「真心話用外語講特別真心」嘅心態作崇,若果換成廣東話處理就會變得好老土肉麻?


但 LK-072 somehow做出格調來 —— 起碼係近期最順耳嘅例子。新歌〈707〉主軸就只得一句「今晚帶你出黎,但我想要嘅唔係你,唔係你」,配合各款節拍音效堆砌,卻係愈聽愈入味。繼玩 city pop、J-rock、trap、vaporwave、Doja Cat 後,今次轉玩粵語 deep house,實在好想聽下佢哋點解畫。

Locka@LK-072:最近好多朋友都問我(喂 Brian),你隻新歌算係咩style?有人話係 UK garage、acid house、techno、deep house……等等。但其實電音我哋唔算好熟,腦入邊都無咩呢類素材,本身目標係想做一隻dark啲嘅boutique歌,於是揀啲vintage鼓機聲,再加啲老套bass聲入去咁。


嗱咁即係我又過份解讀嘞,但「boutique歌」呢個概念幾新鮮,又符合 LK-072 一直以來明愛暗戀嘅MK色彩,而〈707〉正係虛構出一個 MK fuck girl 嘅心理故事(或可對應 MK sad boy?),Locka 如此形容:呢個女仔唔知自己鍾意啲咩,想要啲咩,但又沈溺係控制和利用男性對佢嘅感情,達到某種扭曲嘅滿足感。


而令我哋瞬間將〈707〉聯想到 park hye jin 嘅原因除咗兩者對東方語言嘅運用,亦因為 Locka 冰冷而到肉嘅情慾吐露(尾段嘅雞仔聲屌鬼算係佢哋一貫中意玩落差嘅表現手法)。如果 LK-072 繼續行呢首歌嘅路線,而又如果將來政治環境容許 OC2S 搞返外國show可以再做 park hye jin 嘅香港專場的話,可能我哋會搵 LK-072 嚟做guest都唔定。

但相信貪玩嘅佢哋已經盤算緊下次試咩新嘢。

例如今次新歌其實係 LK-072 同本地服裝品牌「口水橋」嘅合作, Locka 依據對方向來比較厭世病嬌嘅感覺印象,設計出一件 ×°男性嫌悪症Top°°°×,呼應歌中嘅厭男陀地少女角色,另外搭多一條short ver. MV。


講開MV,點解今次visual得一分鐘咁短?

Locka:其實今次係以宣傳片為方向,promo我哋嘅產品同概念。有別於拍攝一個正常mv,太足本反而會覺得悶,想喺觀眾未完全消化之前就煞停。

像極了愛情 🙂

世界末日,有得搵,最好都係搵返你想要果個人啦。

金巴道理農場

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

一場思念性夜間失眠 : 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 新碟搶先聽後感

首先感謝 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 畀我哋預先試聽《金巴道理農場》,由台灣 SEED TOSS 及廣州 琪琪音像|Qiii Snacks Records 聯合實體發行卡式帶專輯,香港樂迷亦可於本週六(7月11日)喺灣仔富德樓發布會現場購買。
.
講返隻碟,試聽時第一個直接反應係以為自己開錯file。
.
因為我認識嘅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下稱金巴)係混雜的、實驗的;但開首曲〈Nightfall〉聽落十分清涼,完完全全係本地民謠好手 Tomii Chan 嘅聲紋,所以我好肯定自己開錯 file。但係再睇返source,又真係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嚟㗎喎,冇理由喎,點解會玩得咁 folky?再望埋 credit,原來又真係有 Tomii 份。

OK,即係眼前有一個全新嘅生命體,有新人加入,總共由11個人聯合組成。喺多出一倍人參與嘅情況下,佢哋玩出嚟效果反而比變得比以往更加 minimal:

時間上,呢張專輯長度比 EP《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聯合》更短;音色上,一反金巴以往工業噪音嘅印象,亦抽走標誌性嘅電影對白採樣(sampling)以及極度失真嘅vocal﹐取而代之係 Tomii 清涼嘅木結他演奏,與更多留白嘅喘息空間,唯一不改嘅,係傾向 post-rock 嘅結尾方式。

全碟變化起伏不大,仍佛等待著某樣唔會發生嘅事情,一切都喺呢幾十分鐘過程中緣生緣滅,聽到尾先發現自己喺無意識嘅等待中,投入咗自己嘅精神(is that 本真?)。

生命體主要成員 Teeda 形容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係一個 collective,佢可以係空殻的、全有的、可以係全然無機的、亦可以係無處不在的。畢竟佢哋係「道路真理生命」,用樂理分析拆解金巴音樂,就好似用人類道德標準去批判神嘅旨意一樣咁不智,咁徙勞 —— 我哋需要做嘅,係成為一個見證人。

金巴道理農場 | 專輯發佈音樂會
日期 / Date: 11 / 07 / 2020 (SAT)
時間 / Time: 7:30 pm door
場地 / Venue: 富德樓 天台
演出單位 / Groups: 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 及神秘嘉賓s
票價 / Ticket: 200hkd
//
最後,容我嘗試畫面化呢張專輯嘅感覺。

從《金巴道理農場》歌單去睇,可以觀察出一個思緒時序:1. Night Fall,2. Night Fall Interlude,3. Midnight,4. Three Hours,5. Maybe,6.Closure,我哋不妨稱之為「思念性夜間失眠」。

大家有冇試過點都訓唔著,好精神嗰種狀態?你望出窗外感受到夜間嘅地熱,但迎面而來嘅卻係沁涼晚風,摸下床邊空出嘅位,心入面自然湧起零碎未有講出口嘅說話,雜陳嘅感覺就喺字與字之間浮現……冇㗎,囉囉攣,就係仲掛住。

兜兜轉轉,感覺始終係何志武嗰一句:你仲未好返啊?

Mordechai

KHRUANGBIN

你知道嗎?近年已經冇乜後生會跟 Pitchfork 去搵碟聽。除咗因為受壓 Spotify 同 YouTube 超乎強大嘅演算法,亦因為 Pitchfork 當年最出位嘅牙尖咀利,已經逐漸扭曲成品味失格嘅包拗頸,例如德州泰式迷幻號 Khruagbin 上禮拜推出嘅新碟《Mordechai》,佢哋竟然夠膽死畀58分


自從2018年嘅《Con Todo El Mundo》一爆而紅後,Khruangbin 已經係潮到會上《紐約時報》《Vareity》嘅明星樂隊,加上佢哋音樂風格嘅迷幻調性,不期然令我諗起《Lonerism》同《Currents》時期,一腳踩哂主流兩邊岸嘅 Tame Impala。


「旅行」一直係 Khruangbin 鍾情嘅主題,甚至專程開咗個website幫你砌搭飛機時可以聽嘅playlist。佢哋每次演出時,會將自己設定為剛剛降臨地球嘅外來人類(真係㗎,訪問講㗎),對所有民族音樂文化都興致勃勃,遊歷東南亞街巷、探索中東秘境、往加勒比群島取經……借此深化樂隊包羅萬象嘅風格美學。


然而今次新碟靈感嘅飛行里數,比以往要短得多。趁住上年tour空檔,低音結他手 Laura Lee 自己一個去咗行山抖抖氣,途中認識咗一位叫 Mordechai 嘅朋友,相處過程不斷觸動佢回憶自己嘅家庭成長,最後,再喺佢一家大細陪伴下去到一處山林瀑布。而呢張《Mordechai》就係因為咁而由以往嘅大江南北,濃縮為 Lauren 從瀑布一躍而下嘅體會。

概念有變,但新碟依然充滿你所熟悉嘅 Khruangbin 特色:踩住心口律動而上嘅bassline、沉穩但又極富存在感嘅光頭鼓佬groove、以及明明彈得好快好密質質偏偏聽落好鬆馳嘅結他。


而最明顯嘅改變,係樂隊今次編入大量人聲歌唱部分,由 Laura 主導,畢竟今次《Mordechai》係屬於佢嘅故事,從寫畀 Laura 外公嘅〈Dearest Alfred〉中,我哋能夠感受到樂隊由大我回溯小我嘅轉化。

全碟最得我歡心嘅一首〈So We Won’t Forget〉,歌詞同樣流露深刻個人情感,尤其果下「嗚~」,頗有福音合唱(gospel)嘅味道,正好係結他手 Mark Spreer 同鼓佬 Donald “DJ” Johnson 當初相識嘅原點(佢哋以前同 Beyoncé 返同一間教會)。

無論向外闖到幾遠幾闊,最終要探索嘅依然係自己個根。


但係切記一樣嘢,根源並不等如過去,香港早已注定返唔到轉頭,你將要決定嘅係跟隨恐懼嘅節奏過活,還是走上街道,呼喊內心相信嘅旋律。

講到尾,到底乜嘢係旋律?旋律就係勾引你耳朵,思緒不停向前邁進嘅人為聲音設計。

優秀嘅旋律,應該係每一粒音響起時,你都仿佛知道下一粒音會落喺邊度,但最終卻係帶你去到一處偏離想像以外,但似乎更加美好嘅境界。

時代亦如是。


推介曲目 : If There is No Question、Pelota、One to Remember、So We Won’t Forget

Viscerals

PIGS PIGS PIGS PIGS PIGS PIGS PIGS

早兩晚落咗 BOUND by Hillywood,臨走前聽見佢哋播 Black Sabbath 嘅〈Iron Man〉,勾返起想聽重型嘢嘅心癮。

13至15歲時,曾經有段帶住耳機聽 Slipknot、Nirvana、Linkin Park 瞓覺嘅日子,即使後來聽歌嘅範疇變得廣闊,但依然會受 The Black Angels、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 等比較另類,但依然暴烈嘅樂隊吸引。

享受之餘,亦好奇點解人會需要 / 喜歡呢類具攻擊性嘅聲音。

或者因為現代種種法規下,人想喺文明世界表達憤怒嘅方式實在太少?你試下每日返工前放工後喺條街度等紅綠燈時嗌聲「屌你老母我好憎返工呀」,唔使十日啲街坊已經認定你精神有問題。

但當社會結構失衡,自由崩壞,人民愈來愈難活得似一個人嘅時候,幾萬、幾十萬、幾百萬群眾上街大鬧「狗!狗!狗!」卻變成無人抗拒嘅日常,香港人中意鬧警察做狗(古典啲會鬧做「龜」),而西方世界就中意以豬(pigs)相稱。

Pigs 喺歐美除咗能夠用嚟羞辱警察,又可以指罵資本主義嘅信徒,亦係某類性行為嘅俗稱。來自紐卡素嘅重型樂隊 Pigs Pigs Pigs Pigs Pigs Pigs Pigs(下稱「七級豬」),單係名字已經散發一股強烈嘅反抗意味,風格上偏向 metal 及 punk,亦暗滲不少噪音實驗,雜誌《Louder Sound》形容佢哋為 Black Sabbath 加 Killing Joke 對對碰,都十分精準。

但我每次聽佢哋都會不期然諗起 Motörhead,因為多一浸迷幻藥味。

作為三年內嘅第三張大碟作品《Viscerals》,七級豬更加深化自己一套迷幻暴力美學,但聽見〈Reducer〉及〈World Crust〉兩首單曲時,又感受到樂隊嘗試令呢種暴力更加「友善」,惡得嚟有些少 grunge 味,非常入耳。如果你冇聽開 metal,但個世界又迫到你想開下耳界宣洩一番的話,不妨一試七級豬呢隻新碟:

轟轟聲嘅 bassline 同時具有 stoner rock 及 power metal 力度,主音 Matt Baty 把聲好似隨時想喺耳機衝出嚟,左右開弓摑到你暈,sor,應該係摑到你醒至啱。

就好似臨上場比賽前,教練總會捉大家圍圈圈 pep talk 一輪,香港早已進入戰爭狀態,既然唔想要領袖,就搵一把能夠令自己重燃鬥志嘅聲音。

少年,你想要力量嗎?

推介曲目:Reducer、New Body、Blood and Butter、Halloween Boslon

Miss Anthropocene

GRIMES

電子流行女歌手 / 視覺藝術家 Grimes 日前喜誕麟兒,爸爸 Elon Musk 喺Twitter話小朋友將會命名為「X Æ A-12 Musk」,明顯係致敬媽媽今年新碟嘅其中一首印度風歌曲〈4Æm〉。

連改個bb名都要咁風格化 ———— 老老竇竇,自從2015年隻《Art Angels》後,對 Grimes 嘅認知已經變得類近 Radiohead,佢嘅音樂作品唔再係單純用「好唔好聽」去理解,而係無可避免要跌入拆解隱藏訊息呢個套路。

呢五年間,Claire Boucher 作為 “Grimes” 已經愈來愈明顯想擺脫「人類」呢個身份,創作定位上亦係藝術家多於音樂藝人,仍佛生存於一個名叫「藝術天使禁獵區」嘅異世界。咁呢個presentation當然唔係乜新鮮事,遠有 Sun Ra、Buckethead 同 Slipknot,近有 Arca 同 FKA Twigs,透過非人化嘅角色扮演,的確有助觀眾代入佢哋想表達嘅抽象概念。

《Miss Anthropocene》係 Grimes 嘅第五張專輯,名稱中嘅 “Anthropocene” 係指地質學中嘅「人類世」,泛指人類進入工業世代後,大範圍影響地球原有生態嘅階段,而呢隻碟正係探討地球暖化、人工智能等大議題。但睇多兩篇 Grimes 訪問,又發覺佢放咗唔少自己嘅私密情緒入去,譬如〈So Heavy I Fell Through The Earth〉,其實係描述 Grimes 決心懷孕後,隨之對「母親」呢個角色嘅囚禁感到沈重壓力,不過佢唔講你未必會知首歌係咁解囉。

音樂層面,維持佢嘅 ”ADD Music” 風格,將所有能夠刺激感官嘅元素大包大攬:trance、metal、台灣rapper潘PAN(a.k.a. 貍貓)、cyberpunk、ethereal wave、Lip Peep 嘅死、rave、goth、外星人、極權、女權、witch-house、生物機械、未來主義、John Wick……對於喜歡拆解嘅朋友嚟講,一定愈聽愈有趣。

更佩服嘅係佢中意玩得咁複離之餘,依然可以緊緊捉住流行文化條水。淨係啲MV都已經留得住班fans啦。

你問我哋呢,其實最掛住咪又係2012年喺運動場上彈嚟彈去,唱住〈Oblivion〉果個 chill chiil 漂染大鼻妹,不過唉,人哋冇責任跟你想像條路行㗎嘛。

佢依家係就係中二病美學到極致,但諗得出,實行得到,旁觀者不得𪘲牙聳䚗(依牙松杠)。

Migration Story

M. WARD

結他音樂好難死得透。

正如 Alex Turner 喺2014年嘅 BRIT Awards 話齋:有時佢好似沉咗底,但終有一日又會喺你天花板爆返出嚟。

It’s always waiting there, just around the corner. Ready to make its way back through the sludge and smash through the glass ceiling, looking better than ever. Yeah, that rock’n’roll, it seems like it’s faded away sometimes, but it will never die. And there’s nothing you can do about it.

Alex Turner, 2014

現存最優秀嘅藍調/民謠結他佬之一,波特蘭名產 M. Ward 正係一個好例子。每次聽佢,你都會發現原來木結他嘅聲音依然可以打動到自己,今次新碟《Migration Stories》亦不例外;除咗一首〈Stevens’ Snow Man〉略嫌太古典之外,其他每一首都何止聽到人暖在心頭,直頭係生命值 +1 再 +2 。

作為 M. Ward 第十張個人大碟,佢創作時係以阿爺當年由墨西哥偷渡到美國嘅往事為藍本,旨在重溫人與人之間嘅熱度,多少受到美國近年備受爭議嘅移民政策影響;好似佢2006年嘅經典作《Post-War》,借用老布殊及切尼年代嘅戰後低迷,去表達自911事件後,美國人對於伊朗戰爭嘅恐懼抑鬱。

然而《Migration Stories》今年推出嘅時間點正值歐美受疫情侵襲最嚴重嘅時期,全球各國都對外封關,世界既慌亂,又好耐都未試過咁安靜,正如全碟最有活力嘅一首歌〈Unreal City〉中,M. Ward 唱道 : I found peace in the unreal city.

連佢自己都話呢呢隻係寫畀亂世嘅科幻大碟。

整體音樂表現上,去到 M. Ward 呢個層次嘅唱作功力,旋律已經係開水喉咁順便,編曲繼繼無敵,呢度又執執『Q Magazine』口水尾 : Ward continues to set a standard few other artists can match. 班底加入 Arcade Fire 嘅 Tim Kingsbury 以及 Richard Reed Parry,作用喺另一首〈Independent Man〉上最明顯,有纖細嘅synth聲融入拍子,夏夜晚風一般嘅色士風攝出攝入,配合大叔特有嘅純樸深情獻唱,聽到人內心跟住不停叫喚 : I need you so, so, so bad.

我都需要,你又需要,大家都需要每日平平安安過。

What Kinda Music

TOM MISCH & YUSSEF DAYES

– 坦白講,呢隻冇乜fun fact可以吹,只係一隻完成度極高嘅 jazzy soul dreamy R&B 專輯
– 可以偷懶形容為更鬆軟,更易食嘅 BADBADNOTGOOD
– 整體上比 Tom Misch 上一隻大碟《Geography》更加夢幻,層次分明但輕盈
– 亦係南倫敦爵士大名 Yussef Dayes 深潛多時嘅首張完整錄音作品
– 啲結他solo都幾英雄主義,唔怪得 John Mayer 咁中意佢
– Yussef 手鼓玩groove高手得嚟好易入耳
– 三位嘉賓 Freedie Gibbs、Rocco Palladino、 Kaidi Akinnibi 各自表現出色

如果才華可以抗疫,咁呢隻 Tom Misch 聯乘 Yussef Dayes 嘅大碟《What Kinda Music》起碼可以幫成個英國頂返兩三個月。

兩位同樣出身倫敦南部,前者係近五年來有口皆碑嘅 multi-instrumentalist,以靚beat充滿時尚感R&B,上年起聲勢已經直追同一派系嘅 FKJ;後者來自前衛爵士名團 Yussef Kamaal ,係近十年當地最重要嘅旗手之一,話哂係同鄉,相信兩位才子早已惺惺相惜情不自禁,今次終於有機會行埋格劍。

Tom Misch 兩年前推出嘅處男大碟《Geography》好聽還好聽,但用聲稍嫌太過乾淨企理,冇乜人味;今次有 Yussef 負責做beat控場,氛圍偏向深邃晦暗,包返實 Tom 嘅一把登台級靚聲,成隻碟嗒落有底有面,襟聽好多。

兩位高手揉合 electronica、舊派嘻哈,實驗、guitar hero 等不同元素,尤其係 Yussef 帶嚟嘅深層滲透,令 Tom Misch 本身已經有點jazzy色彩嘅風格,進化為易入口嘅前衛爵士。加入客席樂手嘅三首作品 : Nightrider、Lift Off、Storm Before The Calm 可以話係全碟highlight位,充份發揮 Tom 嘅製作人基因;而大碟同名曲〈What Kinda Music〉就最表現到 Yussef 用節奏突顯旋律嘅加乘作用,個小提琴入得好淒美呢。

兩位今次合作愉快,亦係近代「夾嘢」呢個創作模式嘅轉變寫照:以前夾band最緊要夾人,無論化學作用有幾勁,若然人唔夾,終究會好似 Kobe 同 O’Neal 咁分道揚鏢。然而嚟到2020年,大部分音樂人都有獨自實踐創作嘅能力,變相大家有咩新作想要取長補短,只需要搵啱咀型啱理念嘅同行短暫合作,互相feature,基本上隔住幾個傷心太平洋都一樣work;往往蜜月期未過就已經完成作品,無需深交,就算唔啱都係一次咁大把,確係有彈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