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的愛 vs 社會的愛: 從 NBA 重啟回顧 Marvin Gaye 經典民權專輯《What’s Going On》

受武漢肺炎疫情拖累而停擺三個月嘅 NBA 昨日正式重啟賽季,以猶他爵士 vs 奧蘭度魔術,及洛杉磯湖人 vs 洛杉磯快艇打開序幕。

球員入場通道近年已經演變成另類時裝catwalk,有眼尖嘅球迷留意到湖人王牌球員 Anthony Davis 身穿印有著名騷靈歌手 Marvin Gaye 樣貌嘅tee進場,該圖案來自1974年發行嘅《Marvin Gaye Live!》唱片封套。好想要之餘,亦適合講解 AD 揀著呢件tee背後嘅音樂抗爭脈絡。


Marvin Gaye 一世人最出名有兩隻碟,分別係1973年推出嘅《Let’s Get On》,以及1971年嘅《What’s Going On》。呢兩張大碟展現出 Gaye 內心嘅兩種愛,前者係戀慾嘅愛,後者係人文嘅愛,尤其係對一眾美國黑人巴打嘅愛。

Mother, motherThere’s too many of you crying

Brother, brother, brotherThere’s far too many of you dying

Marvin Gaye〈What’s Going On〉,1971


《What’s Going On》以專輯同名曲開場,當中所唱嘅淚水與死亡,係環繞美國經歷第一次民權運動以及越戰後,黑人族群嘅實際處境,尤其 Gaye 身處嘅底特律,無數黑人依然飽受警暴欺壓,以及經歷嚴重嘅失業問題。Gaye 以情歌王子路線出身,但就多次提到1965年發生嘅”Watts rebellion”令佢質疑自己:當身邊嘅世界爛到七彩時,我仲點唱得出情歌?


Gaye 早年官仔骨骨嘅形象深受白人群眾喜愛,係最早取得主流商業成就嘅黑人歌手之一,因此當佢提出要做一張關懷黑人種族問題嘅專輯時,其所屬廠牌 Motown 老闆(亦係佢舅仔)Berry Gordy 並不支持 —— 就算大家曾經坐同一條船,上咗岸嘅管理層係較易出現呢種避忌心理。

甚至三十年前嘅 NBA 都不鼓勵球員作政治表態,認為會為聯盟嘅商業推廣帶來阻力,連 Michael ‘GOAT’ Jordan 亦曾被指責於1992年洛杉磯暴動時,不願參與球員方嘅停賽動議,為黑人巴打表態。

Republicans buy sneakers, too.

Michael Jordan

還好,民主國家就係有進步嘅可能性。昨日舉行嘅 NBA 球賽中,湖人及快艇雙方球員喺開場前集體穿上印有 #BlackLivesMatter 字款嘅黑色襯衫,於播國歌環節單並列膝脆地,藉此於全球觀眾面前聲援美國自五月底開始嘅新一波平權運動。


呢一切舉動都有聯盟明文公開支持,更有球衣可以印上政治標語而非球員名字嘅新措施,加上去年開季前佢哋強硬維護火箭主教練 Morey 針對香港革命發言嘅言論自由,稱呼 NBA 為現今政治層面上最開明嘅全球性運動組織亦不為過。

而「掂政治」係咪就一定抵觸商業呢?咁要睇返持份者想要嘅係維持既有搵錢模式,還是向市場提供佢哋真正渴求嘅產品:於1971年5月21日推出,《What’s Going On》成為 Gaye 第一張打入 Billboard Top 10 嘅大碟,留喺榜上足足一年有多,期間賣出超過200萬張(1994年以CD形式重新發行後亦立刻獲得超過50萬張銷量),成為 Motown 史上最高銷量嘅大碟 —— 直至該紀錄兩年後被 Marvin Gaye 另一代表作《Let’s Get It On》打破。


專輯同名單曲〈What’s Going On〉喺首年內亦賣出超過250萬張,經過兩個世代嘅《Rollign Stone》評選,依然坐穩該雜誌嘅「史上最偉大歌曲」第四位,排 John Lennon 嘅〈Imagine〉之後。

My partners told me it was a protest song. I said ‘no man, it’s a love song, about love and understanding. I’m not protesting. I want to know what’s going on.’

Renaldo “Obie” Benson,〈What’s Going On〉作曲人

縱使係武裝化嘅抗爭路線,背後依然源於對信念以及民族嘅愛。

隨住去年香港人覺醒,開始浮現咗唔少以抗爭為主題嘅歌曲,大多悲壯滂泊(DGX – 願榮光歸香港),或渲泄義憤(六歌仙 – 賞花杏仁露),而選擇以生活化角度表達抗爭思想嘅則較少。

除咗 My Little Airport 有此觸覺,老牌樂隊 粉紅A 嘅〈若世界在明日結束〉係另一個好好嘅例子。顆粒通透嘅synth同結他帶動下,Hayden 平淡地唱住一句又一句「曾話過」,調子如日常輕快卻一步一腳印,喺呢個大家目前敢怒不敢行動嘅城市,能夠帶來一種微細但踏實嘅心靈力量。

對物理文學或建築/都沒有新的見地/不用許多哲理別要隨便退縮/這裡就只得我哋/讓我有多一個道理共你堅守到尾

粉紅A〈若世界在明日結束〉

迪士尼開拍《Tron》第三集有好帶挈…… Daft Punk 準備回歸?

教宗都聽 Daft Punk。

起碼劇集入面嘅教宗有聽啦。早幾年由 Jude Law 主演嘅《The Young Pope》入面,佢飾演嘅教宗就指人類史上最重要嘅電子音樂圖騰,係 Daft Punk,因為佢哋最能夠引發人嘅好奇心。想像空間向來係 Daft Punk 嘅特質之一,但近年樂迷想像得最多嘅,一定係佢哋幾時先肯出新碟呢?


世人對上一次聽見 Daft Punk 新歌,已經係2013年嘅大碟《Random Access Memories》;而香港人最接近睇 Daft Punk 現場嘅體驗,可能就係同年十一月喺 Clockenflap 睇 Neil Rodgers 玩〈Get Lucky〉。


究竟幾時會有第五張 Daft Punk 專輯呢?冇人知。但可能我哋會先聽見佢哋嘅下一張電影配樂大碟:隨住迪士尼放棄科幻經典《Tron》電視劇集,改為開拍第三集電影,製作部就講明想搵返 Daft Punk 負責新一集嘅配樂,而迪士尼音樂部大佬 Mitchell Leib 早前上網台節目時,更表示已經接洽 Daft Punk 經理人 Paul Hahn。


希望成事啦~ 講開配樂,其實雙人組成員之一 Thomas Bangalter 喺2018年都有交過功課,為阿根廷鬼才導演 Gaspar Noé 嘅迷幻驚悚片《Climax》獻上一曲〈Sangria〉,係兩人繼2002年出土嘅爭議名作《Irréversible》後再度攜手。


而 Daft Punk 過去七年亦唔係完全零動作,有2016年同 The Weeknd 合作嘅 Billboard 冠軍歌〈Starboy〉,亦喺2017年為加拿大樂隊 Parcels 製作單曲〈Overnight〉———— 後者係我哋極之推介嘅新band,迷幻+跳舞底+靚仔。

其實今年四月都有傳過 Daft Punk 會為意大利名導 Dario Argento 做新戲配樂(拍原版《Suspiria 陰風陣陣》果位),但消息出街唔夠兩日已經被唱片公司否認,如果今次過埋個weekend都未有回應,應該就真係可以期待下喇。


不過講真,其實恨睇第三集《Tron》多過 Daft Punk 做soundtrack,都唔明點解要等十年咁耐。

活佛VIVA:達賴喇嘛生日出碟,香港台灣 Apple Music 冇得聽?

流亡海外,係唔少香港人呢刻想像緊嘅事,但若果要你要面對嘅,係一段漫長嘅流亡生命,心態又應該如何調整呢?

藏傳佛教領袖,暨流亡界KOL達賴喇嘛昨日(7月6日)85歲大壽,就選擇與紐西蘭一對音樂人夫婦 Junelle & Abraham Kunin 合作,推出生涯首張大碟《Inner World》,大家平時未必有心機睇哂佢啲長篇講話,換做音樂又好似捱得過。


但OC員工發覺喺 Apple Music 搵唔到呢張大碟嚟聽,透過VPN轉用台灣IP同樣不果,但再轉到美國及日本IP後又搵得返……唔通達賴與 Tik Tok 所見略同,想退出香港市場?大家有興趣可以試下搵搵,睇下係IP問題定我哋Apple ID問題…


講返隻《Inner World》。事緣達賴追隨者 Junelle 想喺工餘時間聽多啲大師嘅誦經錄音,但苦無襯託得起嘅音樂。喺數度DIY嘗試後,某日同達賴提起呢個話題,估唔到對方一講到音樂就表現得十分雀躍,兩眼發光(佛光!),可能係諗起80歲生日時,同 Patti Smith 上 Glastonbury 嘅快樂時刻。


「音樂蘊藏巨大的潛能,去傳達幸福的真義;它能以我他所不及的方式幫助人們,超脫歧見,讓我們回歸自性和善心。」

《Inner World》總共11首曲目,輯錄一系列佛教經咒,亦包括 Junelle 與達賴喇嘛對話,涵蓋有關智慧、勇氣、療癒與兒童等議題;再由丈夫 Abraham 及其他受邀嘅數十位音樂人聯同創作。

成果同你嘅想像大概相去不遠,音樂以敦厚低音鼓韻為基礎,佐以空靈樂器編奏,思緒會好自然地跟住對話/唱誦遊走,與中世紀天主教音樂中,講求「向上」嘅dynamic有異曲同功之妙;值得一提,器樂部分係出奇地似 Daughter 嘅冇人聲版本,其中〈Ama La〉、〈Compassion〉等歌曲,甚至能夠聽出陣陣post-rock味。

然而世界崩壞至此,究竟需要多少智慧與啟悟去修補?就算過多兩年世界和平,淨係冰川融化都令人覺得末世近了 ——— 悲啲咁睇,或者我哋呢幾代人好多都唔會有85歲命,但有啲嘢不在乎天長地久,學尼采話齋,人生嘅輕重,係取決於你死果刻,放得下幾多擁有。

Sor,聽完幾轉達賴係會好易諗多咗。

唔信你又聽下吖。

除咗三上悠亞,仲有邊位日本AV女優拍過MV?

馬來西亞創作歌手黃明志日前推出新歌〈I Shot You 不小心〉,貫切一貫以噱頭行銷,務求短時間內成為熱門話題嘅風格,請來知名成人電影女演員 三上悠亞 演出MV,配上充滿鹹濕意味嘅歌詞,喺YouTube 上一日內就達到200萬點擊次數,求仁得仁。

首歌無乜特別,十分傳統嘅流行曲式,做到瑯瑯上口嘅洗腦水準,齋聽就有些少浪費光陰。但配埋MV嚟講呢……睇住三上小姐喺MV中彈嚟彈去,換上各種合身衣裳,同歌手一齊玩煮飯仔、碌床單、戲水、打籃球,下流賤格得嚟大家係睇得高興嘅。


講開又講,日本AV女優参與MV拍攝,也算不上什麼新鮮創舉。

例如2007年,憑住日劇《求婚大作戰》片尾曲升級國民唱作歌手嘅桑田佳祐,喺同年以女優 夏目奈奈 引退為靈感,寫下一首告別單曲〈ダーリン〉,仲邀請對方参演MV:換咗幾套衫但冇乜鹽花,反而係畫面帶過一張 夏目奈奈 引退作品(番號 SDMS-777)嘅DVD,藉此向呢位心愛女演員致敬。


而另一名同樣已引退嘅AV女優 明日花綺羅 就直接以rapper身份開拍MV,改編日本trap系小生 JP THE WAVY 作品〈超WAVYでごめんね〉,老老實實,喺同類型歌手中都算係合格水準。


相比黃明志純粹借諧音玩鹹濕笑話,桑田大叔喺搞噱頭時,依然有用心安插一份祝福嘅感情於其中;而明日花更係直接以演唱者身份,挑戰自己女優身份以外嘅面貌,兩者格調上點都高幾分 ——— 但公道啲講,前者今次好明顯唔係追求格調啦。

加上歷年來嘅花邊新聞,是否代表佢就單純係一位擅長炒作話題,品味低俗嘅歌手呢?

其實黃明志算係華語娛樂圈中,政治立場比較開明,亦有相應表現嘅一人。佢初出道就因改編馬國歌詞批評政府,對當地教育制度落力鞭韃,幾乎被起訴;今年四月,又因為改寫〈海闊天空〉隔空支持香港抗爭,被中國網民及平台圍攻封殺。

而佢對事件嘅回應係:音樂是自由的,是不分立場、種族、語言的,但政治永遠做不到。


更叫人另眼相看嘅,係黃明志2015年來港開演唱會時接受訪問,提到自己將會特別翻唱一首算係香港「港歌」嘅經典,正當你以為又係〈海闊天空〉時,佢揀嘅居然係描述香港人無根愛念舊嘅遊民本質,由許冠傑作曲,許冠文填詞嘅〈鐵塔凌雲〉。

觀乎前排 BNO 居英權引起嘅輿論方向,不得不佩服佢對大眾心理嘅敏銳觸覺。

【完售】重塑屈原生命軌跡,香港科幻動畫《離騷幻覺》序章首映音樂會


人大咗,對端午節呢類傳統節日難免愈嚟愈無感覺,連屈原當年點解要自殺死,都唔係記得太清楚。

據《史記・屈原列傳》記載,呢位浪漫主義大文豪係因為官場失意,懷才不遇而投河自盡,大家耳熟能詳嘅「眾人皆醉我獨醒」、「隨波逐流」等成語都係出自呢個典故。

但幾千年後嘅今日,學者們對佢嘅死因又有不同詮譯,有說法話佢係受亡國傷痛打擊,患上抑鬱症而輕生;又有說法從《楚辭》尋找蛛絲馬跡,指出屈原係同性戀者,當時係為楚懷王殉情而死。


但以上推測,都不及江康泉、李國威、崔嘉曦三位香港動畫導演嘅想法咁天馬行空。2018年,三位導演發起《離騷幻覺 Dragon’s Delusion》電影眾籌計劃,嘗試以動畫方式,呈現一個充滿 cyberpunk 色彩嘅屈原生平。


故事將屈原改寫成一位搖滾巨星型祭司(Teenage Jesus Superstar?),而楚懷王則係醉心於長生術及機械研究嘅科學家。經過千百年嘅生死輪迴,喺近未來嘅香港,出現一位擁有屈原外貌嘅機械人「祖」,尋走一列開往屈原自殺之地 ——— 汨羅江 ——— 嘅列車,借此探討靈魂、命運、真實等等嘅主題。


齋睇劇情簡介已經夠吸引,而《離騷》團隊嘅超現實畫風,用色飽和度極之濃烈,令人更加期待;加上以五十年代香港為基礎,虛構出各種科幻機械設定,例如真係變咗獅子嘅獅子山、喺天橋行嘅港島電車、喺霓虹招牌穿來插去嘅巨大美腿等等,直頭好想快啲喺 Netflix 有得煲劇咁煲。

睇返目前釋出嘅動畫片段,機械人們似乎係以卡式帶作為驅動零件,用一餅帶去盛載一個人嘅生命,不期然諗起小眾經典《Love Is A Mixtape》嘅講法。


團隊最近終於完成《序章》部分,有十分被睇好嘅新生代演員 劉俊謙 及 余香凝 聲演。目前團隊喺 Eaton HK 藝術空間「Tomorrow Maybe」舉辦名為《蜃樓水月》嘅展覽,並將於7月26日舉行首映會,當日會有曾與團隊合作嘅 曾慶靈(w/ Teenage Riot)、蔡世豪、李端嫻 演出,所有門票現已火速售罄。


能夠見到香港出產嘅動畫實在係好事,但亦想提醒返,《離騷幻覺》眾籌當初係以完成整部動晝為目標,可惜最終僅得目標八分一金額,只能階段性達標。希望藉住《序章》嘅誕生,能夠說服更多人為呢套本地創作埋單。

《離騷幻覺》主創江康泉(江記)曾為英國樂隊 Blur 合作,為專輯《Magic Whip》製作名為《Travel to Hong Kong With Blur(香江模糊記)》漫畫。


可曾記得愛?國歌法612刊憲並正式生效,音樂淪為極權工具

「條例草案訂明,若不當使用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包括更動歌詞、歌譜等,或有侮辱國歌的行為,將會被罰處5萬港幣並且最高可被判監禁3年。」

暫未知港府會如何運用新法例打壓社會運動,警方揚言生效初期唔會作出拘捕,但檢控期都兩年啦。以音樂作鬥爭手段呢個行為,不期然令人諗起日本卡通《超時空要塞 MACROSS》,以「少女 + 真實系機械人 + J-pop」為主軸成就一代經典,其實當年亦暗滲「自由人類 vs 獨裁怪物」嘅意識形態。


除去劃時代嘅戰機機設,同埋令美樹本晴彥一戰成名嘅美形少男少女角色外,最為人津津樂道嘅當然係「用音樂打外星人」呢條絕世好橋 ——— 影響深遠,喺《The Guardians of Galaxy》第一集中亦有致敬。


女主角林明美於終幕大戰前高歌一曲〈可曾記得愛〉,令敵方美爾特拉帝人「文化覺醒」,明白生命唔係得打打殺殺你統治我我侵略你,而係有愛與和平藝術哲理等更高層次嘅追求,最終調轉槍頭與地球人一同反攻另一戰鬥民族「波特爾沙」,最後梗係打勝仗,宇宙和平啦。

睇任何文化作品都好,忽略時空背景就好易捉錯用神,正如《星戰》嘅帝國以德國納粹為藍本,《X-Men》係關於少數族裔平權;初代《超時空要塞》於1982年首播,冷戰逐漸步入尾聲,故事中侵略地球嘅「波特爾沙」與「美爾特拉帝人」,其實早被認為影射蘇聯以及中國兩大共產政權。


翻查維基百科嘅近代年度大事列表,1982年只有兩項:1) 福克蘭戰爭,2) 美中兩國聯合發表《八一七公報》,內容就係美國正式減少向台售武,亦即環球正處於相信並接納中國成為文明世界一員嘅氛圍。而林明美被設定成中日混血兒,更反映當時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嘅日本,主觀期望邊一個共產政權會「文化覺醒」已係不言而喻。

回到2020年嘅現實時空,俄羅斯卻變成被美國邀請討伐中共嘅一方,更諷刺嘅係今日香港,音樂竟被極權政府利用,成為打壓人權自由嘅武器。

世界冇林明美,但有個林鄭月娥。

〈可曾記得愛〉廣東話版本由陳慧嫻主唱。

抖音社運:Childish Gambino 名作成為新世代平權BGM


提到 Tik Tok(抖音),首先諗起嘅係一堆外國明星少男少女嘅 #dancechallenge,一個又一個拋頭露面15秒幫手推 Doja Cat 或者 Drake 嘅新歌上 Billboard。


但其實該平台上一直有流傳比較知性嘅內容,尤其係關於年輕人對社會嘅觀點,最近呢一類內容終於逐漸浮面。

都係關美國 #BlackLiveMatters 示威事,同香港一樣,對警暴睇唔過眼而上街發聲嘅都好大部分係年輕人,社交媒體世代有自己一套散播訊息嘅方法,去年登陸歐美嘅 Tik Tok 以速食內容加音樂深得年輕族群歡心,今次 #BLM 運動就有唔少年輕人拍下或模仿美國境內嘅警暴場面,配搭 Childish Gambino 嘅〈This Is America〉上載 Tik Tok。


呢首兩年前嘅大熱作,因為MV巧妙滲入黑人平權、槍械管制、娛樂中毒等不同社會議題,引起廣大迴響,最終贏得該屆格林美嘅年度歌曲,成為史上第一首贏得該獎頂嘅 rap song。Childish Gambino 當年總共贏得四個格林美大獎,一躍成為 Coachella 主舞台壓軸級人馬。

今次喺 Tik Tok 上流傳嘅其實係加州製作人 Carneyval 結合 Post Malone 一首〈Congratulations〉嘅混音版本,事實上喺四月推出後,就已經陸陸續續有用戶以佢為bgm製作理念相近嘅內容。


由於當時未發生 George Floyd 事件及後續嘅大場面,片段多數係模仿過往黑人遇害慘劇加上新聞剪報,亦有部分以校園槍擊為主題,總之都係想指出「依家美國搞成咁喇你哋見唔見到呀」,再夾返口形講句 : This is America。

其中搵到條比較有趣嘅片,係有個女仔get錯咗個trend,用呢首歌抒發佢認知中依然美好嘅社會,畀其他人diss。


佢哋嘅演繹無疑係過份作狀,但如果呢個係令你介意嘅位呢,咁或者你真係唔明班後生面對2020年亂世有幾咁無助。

順帶一提,另一首喺今次示威期間獲得關注嘅係 Kendrick Lamar 一首〈Alright〉,根據福布斯報導,上週以752,836播放次數重回 Spotify 嘅熱門排行榜第11位,而〈This Is America〉就憑住過百萬播放次數排第2位。

大家可以從中窺見兩地年輕人對「國家」嘅取態,美國係「唉呢度係咁樣㗎喇」,而香港態度則偏向「呢度唔會變成你哋想咁樣」,當然,大家面對嘅危機性質不同,反應自然有偏差。

立法會三讀通過國歌法條例草案,重溫令 Serrini 變成「網絡安全隱患」得獎致詞


去年十一月台灣舉行第11屆金音獎頒獎禮,香港獨立唱作人 Serrini 以專輯《邪童謠》獲得「海外創作音樂獎」。


當時正值中大理大之役,各大校園亦面臨攻佔危機,徹夜守衛,人人自危。Serrini 於得獎致詞中表示香港正處於水深火熱,本身於港大修讀香港研究博士嘅佢,引述一名身處校園嘅朋友所言「幾天前,我站在這個房間拆下了窗花準備跳下去,下面有四個人跑來想接我」,哭訴香港許多年青人都係懷抱住呢種不安嘅心情,希望所有人都會被溫柔對待:

「因為有創作自由,才會有好的音樂,才有好的文化藝術」。

如此基本嘅道理,凡思想自由者皆能明白,然而對威權主義者則係虛妄嘅「隱患」。消息傳開後不久,Serrini 即被中國內地音樂串流平台取消音樂人資格,意即歌曲依然有得聽,但佢就再收唔到任何衍生嘅版權收入,而中國動畫系列《伍六七》其中一集亦因採用 Serrini 作品而被禁播。


無論係網絡haters霸凌,抑或國家極權欺壓,Serrini 都不愛以硬碰硬方式回應,反而順應對方說法再加以反串 / 曲線 / 黑色幽默之類嘅創作手法,從對方手中奪回話語主體性。

6月5日,即係聽日,Serrini 將會推出新歌〈網絡安全隱患〉,相信正係回應北京當局封殺。


而喺今日,香港立法會三讀通過國歌法條例草案,對本地音樂及藝術前景影響難料,只知正式生效後大家嘅創作自由鐵定會受到更大打壓,而「64」 對香港人嚟講,亦唔再只係三十年前嘅一場血腔惡夢。

魯迅曾於散文詩《希望》中寫道:我的心也曾充滿過血腥的歌聲。

今日再讀,只擔憂我哋嘅音樂人要比以往流更多血和汗。

無聲吶喊,Spotify 為警暴受害者獻上8分46秒靜默

翻睇 George Floyd 被殺事件現場片段可見,涉事警員以膝將其頸壓於地上,直至救護到場方停止,歷時總共8分46秒。


8分46秒,你可以食兩支煙,可以聽 My Little Airport 嘅〈西西弗斯之歌〉四次然後剛好淨返一秒,原來,亦可以奪走一個人嘅生命。事實上,喺 George Floyd 事件三星期前,尖沙咀亦發生南亞裔男子遭警員壓頸超過兩分鐘失去意識,再延遲送院後死亡嘅事件(消防處證實救護員到場時,發現死者已沒有呼吸脈搏),兩件事最大分別係香港暫無任何警署被燃燒殆盡。


警暴及種族問題近年喺美國已達到臨界點,今次除咗大範圍嘅街頭示威,著名爵士及藍調廠牌 Atlantic Records 於昨日發起 #BlackoutTuesday 平權運動,業內大佬 Beyoncé、Radiohead、Massive Attack、Glastonbury Festival 都有參與……甚至遊戲界巨頭 Playstation 及綜藝大佬 Connan O’Brien 等不同層面嘅名人都有發聲,而唔少一年內對香港警暴不聞不問甚至否認嘅香港演藝界人仕亦有作出和應。

作為全球最大音樂串流平台,Spotify 聲明支持黑人平權外,特別增加一首8分46秒嘅無聲音軌作表態。


此舉不禁令人諗起前衛作曲家 John Cage 於1952年寫下嘅實驗作品〈4’33”〉,對言論自由愈來愈受壓迫嘅香港人嚟講,與其話呢兩首歌係以靜默去刺激想像或情緒,其實更似挑戰人可以容忍自己幾耐唔出聲。


只要係生命,就有發聲嘅權利同需要。

我愛你,但你會忘記:Khruangbin 日系童話新MV

德州樂隊 Khruangbin 將於6月26日推出第三張大碟《Mordechai》,前日發表新歌〈So We Won’t Forget〉嘅MV,於日本烏山町取景;或者呢排睇得太多北野武,硬係覺得呢個MV好似用宮崎駿手法講咗一個類似《花·火》咁嘅故事,既柔軟又壓抑。


開場係一個男人騎住單車,叼住半支煙,載住一隻人咁大嘅兔公仔,為悼念女兒而前進。導演 Scott Dungate 選擇喺黃昏光線下拍攝,加上一場櫻花樹下嘅打鬥,營造出不少詩意畫面;而每下「嗚~」都jump cut埋去隻兔仔度扮唱歌嘅安排,可愛之餘更見哀傷。

其中一幕父親喺信紙上寫下「忘れないように」,正係歌名「所以我不會忘記」咁解。關於首歌樂隊係咁講:Memory is a powerful thing. Now more than ever it’s important to tell the people you love that you love them, so that they don’t forget.

即係,愛,你要成日講對方先記得㗎。

計埋上一首單曲〈Time (You and I)〉,好明顯 Khruangbin 已經完成異國探索嘅階段,焠煉出自己嘅基本呼吸之型。肥厚嘅低音結他,極致funky嘅節奏,再不斷滲入重味精但十分暖胃嘅招牌迷幻結他,Laura Lee 亦增加大量演唱空間,代表樂隊喺編曲上愈來愈有信心,能夠放心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