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敵人比朋友多嘅星球:Matt Force 新歌背後嘅殺子文化與紀錄

都一個禮拜有多了,大家應該已經睇咗 Wildstyle 同 Clockenflap 合作嘅兩段live session,打頭陣嘅 Matt Force 除咗玩〈告別〉以外,仲正式發表一首新歌〈Hostile Planet〉(嗱嗱嗱,fans實會話佢最先喺七月「TONE」已經玩過一次㗎,但今次係official嘛)。


聽 Matt Force 自不然會先畀歌詞吸引,而第一轉聽〈Hostile Planet〉最有印象嘅係「殺子」呢兩個字。即時諗起嘅係評論界健筆,李怡,於2018年發表一篇名為《「殺子」文化》嘅文章,重提孫隆基關於「殺子」嘅解讀,認為呢個中華文化深層結構,正正係近二百年中國地區長年落後嘅原因;佢嘅論述大概係講中國人自古百行以孝為先,做晚輩嘅無論如何都要孝「順」,就算幾廿歲人血氣方剛一樣要聽教聽話,直至你老了,成為「父輩」換位再撚自己嘅下一代為止。

張藝謀喺《滿城盡帶黃金甲》中有一句對白點出呢套思維嘅精髓:朕不給你不能搶 —— 年輕人想話事,就係搶嘢。呢套嘢自堯舜時代已經run緊,起碼都run咗4100年了,中國社會嘅上一代與下一代永遠處於權力鬥爭之中,一路傳承,逐漸凝聚成 Matt Force 所指嘅敵意(hostile)基因。點解當年《古惑仔》系列咁受歡迎?因為睇住年輕貌美嘅陳浩南上位,爽吖嘛。


(呢篇文寫到一半,就傳來黃之鋒周庭林朗彥承認去年621包圍警總一事嘅相關控罪,或將即時入獄。殺子,對香港人嚟講只會係愈來愈常見嘅壓力,當年李怡篇文最尾都加咗句:梁振英、林鄭,看來得到「殺子」文化的真傳了。真,珍珠都無咁真。)

面對一個無時無刻都恐嚇要放棄年輕人嘅社會結構,又到底該如何自處,Matt 喺詞中表達咗自己嘅睇法:

要根治 就唔只今次
發誓要走上金字塔頂 逼佢跳bungee
往邊個方向走 知道冇得退後
往邊個方向走 知道總要戰鬥

明嘅人自然會明。與沉穩嘅控訴相比,現場版〈Hostile Planet〉可以用典雅嚟形容,展現出九十年代美國東岸boom bap風格以外嘅另一面,Matt 曾經喺IG問答環節講過日本jazzy教父 #Nujabes 對佢有好大影響,亦係 Chris Dave 同 Robert Glasper 等爵士好手嘅fans,今次live session終於可以感受得到佢對器樂演奏嘅想像。追開 Matt IG 嘅朋友都知佢好鬼中意凌晨走嚟開live彈琴,今次終於見到佢現場邊彈邊唱,佢話對自己嚟講算係一個小實驗,睇落又玩得幾輕鬆吖。


不過都要有 R.I.D.D.E.M. 同埋 Room307 托住喺底,出嚟效果先咁ok,其實拍攝當日都有去探班,見住佢哋下晝4點搞到凌晨一點,彈完又彈去攞心目中嘅畫面,事後又要mix又要剪片,都搞咗成個月(@allexchan:mix咗70幾個cut呀),唔輕鬆㗎。

問返 Allex,拍片呢個想法最初係inspired by蒙特婁迷幻樂隊 Parcels 年初嘅《Live Vol. 1》,睇完之後好想拍一條自己覺得靚嘅live片,就撩埋 Matt Force 一齊租 #117A 個studio錄嘢,協商後更得到 Clockenflap 資金support。


Room307 同樣係玩兩首,分別有〈背山望海〉及〈MkSadBoyKowNgDouLuiAsUsual〉,編曲相比錄音版本明顯有野心得多,前者嘅bassline變得十分肥美,lead guitar嘅音色調整得更加濕潤,第二次副歌後爆到尾亦因為有鼓手 Akira (@akira.mimasu.design) 加持,好好力;而後者就直程係第二首歌咁滯,唔介紹,自己聽啦。如果你未現場睇過 Room307,呢條片可以展現出 Room307 係一個much more than bedroom pop嘅青年,呢點相信亦係 Allex 想要紀錄自己嘅初衷之一。

上週六台灣 #金馬獎 完滿結束,香港電影有不錯表現,其中聚焦中國烏坎村起義嘅《迷航》贏得最佳紀錄片。一如影評人所說,我哋正處於一個亂世嘅起步階段,無論係香港抑或全世界,都將會有更多人重視並投入「紀錄片」嘅製作,渴望透過大銀幕又或手機屏幕展示真實畫面(aka:真相)。

2020年,係健康比公民自由更優先嘅一年,整個演出產業都搬咗上網,有 Travis Scott 嘅虛擬實驗,Glastonbury 同 Fuji Rock 等音樂節巨頭亦翻出珍貴舊片嘗試維持熱度,香港則有我哋好佩服嘅 @stayhomekids.tv 不停開機拍攝。我哋並唔相信網上演出能夠取代現場,但喺無辦法嘅情況下,留多啲影像紀錄其實都係值得做嘅事。

落日馬車?Sunset Rollercoaster 新碟聽後感 + 香港場門票重新上架事宜

延期至2021年4月22日嘅落日飛車香港專場,退款後剩返嘅門票依家全部放返上Tickcats重新發售

目前,香港公眾娛樂場所室內活動調整可入場人數到上限嘅75%(但限聚令繼續維持4人,防疫萬歲跳起YEAH),以Musiczone為例,上限600人就即係可以入450人,啲飛按比例賣返貴三成其實都有得做嘅 —— 希望美國大選後會有利好消息,到四月唔需要再煩呢啲肺炎嘢。

至於防疫no.1嘅台灣就連濕身音樂節都搞過幾輪了,當地本土音樂文化市場亦因鎖國而座大,眼見樂迷對金音獎嘅投入程度,竟然係令人諗起二千年頭曾經叱咤嘅 #叱咤;樂手們亦把握演出真空期潛心創作,譬落日飛車就喺上週五推出第三張大碟《SOFT STORM 柔性風暴》。


一如九月底舉行嘅《颱風騎士》台北專場預示,再次以「風」及「馬」為主視覺,唱片封面嘅颱風藏有烈馬形相,配上金屬美工字型,頗有七十年代前衛搖滾味道,與經典樂隊Camel嘅純演奏大碟《The Snow Goose》有點點相似。


然而音樂調性上則係歷來最soft嘅一次,新碟延續《Villa Vanilla》情詩格局,喜歡飛車深情浪漫一面的話,相信會寧舍中意。

譬如〈Under The Skin〉旋律上呼應 Bee Gees 首〈How Deep Is Your Love〉,先行單曲〈Candlelight〉有韓團 Hyukoh 主腦 #吳赫 獻聲,另一首〈Passerby〉亦請到菲律賓R&B製作人 Michael Seyer,兩者聲底均與國國相近,有種分靈體合唱嘅奇妙默契。


上年邀請飛車來港時,已經期待現場會有新歌聽,今次算係得償所願吧。

【買醉容易,買品味難】太子 BOUND 重開playlist放送

林鄭政府上月中終於進一步放寬so called防疫措施,包括酒吧在內嘅場所可以重開,營業至晚上十二時,灰姑娘就最開心啦。

咁耐冇去飲嘢,開齋梗係要揀間好少少。落bar除咗睇地段、menu同格局之外,播啲咩歌其實都好影響果晚心情,尤其是對於耳仔敏感嘅樂迷嚟講,如果鋪頭揀嘅playlist難聽/唔啱聽,真係坐唔得耐。


音樂係能夠構成店家性格嘅重要一環,譬如東京嘅 Bloody Angle 主打60至70年代嘅二線soul funk音樂,成為好此道者嘅解渴聖地;而喺唱機及音響仍然係奢侈品嘅1920年代,日本甚至有一種名為「名曲喫茶」嘅咖啡廳模式,嚴禁客人交談,只容許靜靜地聽古典樂 —— 如今僅餘涉谷道玄坂嘅 LION,以及高円寺嘅 NELKEN 健在。


喺香港,以音樂品味(唔係音樂演出)為賣點嘅酒吧絕無僅有,想飲嘢時聽見傳統主流音樂以外嘅BGM,参考圈內人嘅足跡不失為好法子。要數近五年來箇中代表,自然會諗起佐敦山林道嘅 Hillywood,以及後來轉戰太子界限街嘅 BOUND

My Little Airport 翻唱 LMF 嘅〈今宵多珍重〉時,喺YouTube落嘅相頭就係 BOUND 門面;酒吧禁令實施前,成隊 WildStyle 亦會選擇喺 BOUND 同 Triple G 過生日;除咗係 indie/hip hop 仔女嘅蒲點,其實唔少本地演出搞手都愛帶artist落去消遣,包括 Cigarette After Sex、La Femme、Christopher Owens (Girls)、BO NINGEN、Higher Brothers 都曾經係座上客。


一個大家都咁捧場嘅地方,鋪頭選播嘅音樂必然唔會失禮,禮拜五 BOUND 同客人久別重逢,唔知佢哋當時想播咩歌呢?

兩位老闆 Nathan 同阿周各有心水,前者話會由 DJ ONRA 播到 Frank Zappa(見圖),後者索性整咗個 playlist 同大家分享。

嗌交啫,唔使用劍嘅:FKA Twigs 新MV倫敦比武相愛相殺

你有冇試過因為好愛好愛一個人,所以嬲起上嚟想殺死嗰個人?你有嘅。


FKA Twigs 上個月重發2019年單曲〈sad day〉,一首適合喺2020年任何一日聽嘅歌。今次特製 MV 搵嚟曾為 Childish Gambino 執導〈This Is America〉嘅日裔 Hiro Murai 合作,拍攝一對倫敦男女相愛相殺嘅故事 —— gimmick位在於呢兩位唔耍花槍,而係耍卧虎藏龍式嘅中國劍舞。

追開 FKA Twigs 嘅,或者會以為佢舞劍係單純嘅排舞演練,但其實 Tahliah Debrett Barnett 喺2017年從子宮肌瘤症狀康復後,就開始跟一位定居洛杉磯嘅 #胡師傅 習武,主要係學套路。

今次佢應用喺MV拍攝上,導演亦相當考究,無論係吊威也嘅輕功motion、用劍尖挑水、兵器撞擊聲效、連從背後掹出寶劍等細節都甚有港式武術片功架。有情人飛簷走壁,喺西方城市夜景襯托下,詩意至極。

臨尾突變成 body-horror 去表達穿心之痛 ,配合返愛情係互相傷害嘅主題,竟然又講得通。

講到中國武打元素融入歐美MV,唔靠 Google 第一時間諗起嘅始終係 Chem Bros 喺2003年推出嘅〈Get Yourself High〉,當時導演 Joseph Kahn 將由 #羅莽 主演嘅邵氏舊片《少林與武當》加以後製,用上當時未成熟嘅CG技術,剪輯出一段音響大戰,啲人又帶耳機心口又掛boombox又乜乜盛,今日再睇依然爆腦又爽皮。


但〈sad day〉嘅愛情主題又令人諗起 M.Ward 嘅〈Chinese Translation〉,用上cutie水墨畫卡通,去詮繹大文豪 #托爾斯泰 一則關於「三大難題」嘅寓言。


其實 FKA 個MV睇到尾都唔係好聽得清〈sad day〉首歌係點,不過佢嘅表現方式向來都係遊走好聽與好睇之間,唔講咁多,去片。

【多謝大麻】傳奇地下俱樂部 XXX 班底希雲街重聚,六手聯打 online DJ set

見到大麻淨係諗起smoke呀hash呀犯法呀的話,代表該人對呢種草本藥物嘅認識只停留娛樂層面(which is fine),忽略咗佢強大嘅醫學功用及經濟效益。

而當 Netflix 都拍紀錄片介紹 LSD 及菇等致幻藥物(Yo La Tengo 配樂!),連台灣議會都開始審視應否修改相關法例嘅今時今日,若果仍然稱呼大麻為「毒品」的話……真係同中國政府會比較啱傾。睇多兩篇美國/加拿大合法化嘅新聞,都會知大麻嘅好處實在太多,多到有「買賣大麻就是公民抗命」嘅說法。

望返香港,起碼大麻成份之一:大麻二酚(CBD),係列為合法藥物。相信過去兩年凡有接觸次文化嘅朋友都好大機會聽過,接觸過,甚或係日常用家。隨住大麻合法化成為西方共識,坊間愈來愈多 CBD 類產品,最近連 JOYCE 都開始做推廣了(人哋係結束上市,唔係結業呀)。

唔少產品都以口服為方向 —— 正如1995年連載嘅漫畫《中華一番》所示,大麻自古以來都係食得落肚的 —— 其中就包括今年一月推出,一嘢賣曬2000樽嘅「Oh CBD Beer」大麻製啤酒。飲酒係好多香港人閒時放鬆下嘅手段,依家有埋抗焦慮、消炎、調整內分泌等效果,就更加係飲得杯落。

按廠方說法,甚至有飲完第二朝唔會hangover嘅「副作用」。

Oh CBD Beer 暫有三款,分為酒精濃度較低嘅 session IPA (3.5%) 以及一般 IPA (6.5%),每支含有20mg嘅CBD成份,目前只限網上購買。


好,話曬 OC2S 都係音樂文化媒體,點解一輪咀講咁多大麻呢?事關八月廿二號禮拜六晚上11點,Oh CBD Beer 聯同大麻蜂蜜品牌 The Honey Collective 3.9 以及 #白T仔,喺銅鑼灣服裝店搞現場搞咗個線上 DJ set 娛賓。但真正令我哋興奮嘅係演出陣容:Enso + Tedman Lee + Yao ,呢三個名一字排開,不禁令人想念起本地傳奇俱樂部 XXX 嘅美好時光……

夏夜晚風有妳,就是我還在等待的愛:Layton Wu 雷頓狗簽約落日飛車自家廠牌

以1994年經典電影《愛情萬歲》剪輯成MV,由台灣製作人 Layton Wu 翻唱伍佰嘅〈夏夜晚風〉算係今年第一季最驚艷,聲畫配合出不受時空限制嘅懷舊愁緒,似足 cyborg 流派嘅新浪潮復古美學。


但隨住影片因版權問題而遭 YouTube 刪除,定居芝加哥嘅 Layton 亦淡出樂迷視線,直至近日,〈夏夜晚風〉又喺 IG story 再度吹送。


原來 Layton Wu 正式與落日飛車創立嘅唱片公司「夕陽音樂」簽約,除咗預告發行首張mixtape《Summertime》,喺IG公開紀錄短片,亦將〈夏夜晚風〉上架 Spotify 及 Apple Music 等平台(之前只有得喺 bandcamp 同 soundcloud 聽)。


自從台劇《想見你》出街後,不少當地年輕人重新認識伍伯的好,繼而出現大量翻唱作品,包括 Deca Joins、徐佳瑩、八三夭、韋禮安 等等,但依然係 Layton Wu 呢首最襟聽。既捕捉到原曲嘅深情,又能夠將伍佰嘅man9肉緊轉化為softboi式溫柔,幾個簡單嘅progression就牽引出愉悅心情,落日飛車果然慧眼識新丁。


而兩者之間亦有些許淵緣:跟開飛車嘅舞台大佬 Fred(我哋早兩個post有提過)同時係 9m88 嘅 production manager,而 Layton Wu 就係 9m88 首〈愛情雨〉嘅編曲兼製作人 —— 話說 9m88 御用低音結他手 LINION 亦係上緊位嘅台灣唱作新人,曾經贏得金音獎之餘,上月尾推出嘅大碟《Leisurely》有 #陳嫺靜 及 #雷擎 助拳,主打 R&B / neo soul 風格。


至於 Layton Wu 涉獵嘅音樂元素則更加廣泛:爵士、hip hop、funk、老搖滾、blue-eyed soul、lo-fi 等等都係順手拈來,加上佢優秀嘅編寫觸覺,相信放埋去 Summer Salt、Jakob Ogawa、Triathlon、Mellow Fellow 等 lo-fi / bedroom pop 代表同台會幾good fit。

如果想進一步認識呢位飛車back嘅新面孔的話,不妨去佢嘅 #街聲 profile發掘下,總之見到朱茵撳入去聽曬佢做果堆remix就啱㗎喇。

以後唔只兩秒貨仔!講下 Netflix 新片頭,又講下 Pornhub 片頭

有謂發財立品,Netflix 自從奠定影視streaming龍頭地位後,就全力追求各大影視獎項,但屢屢受「影片需於戲院上映最少xx週」此類條件限制,而各大院線又同 Netflix 喺傳統上畫 #空窗期 傾唔掂數。

隨住愈來愈多自家作品,Netflix索性以收購戲院方式解決問題(有錢就是任性)。繼紐約嘅巴黎戲院後,佢哋於五月再下一城,買下荷里活百年地標 #格勞曼埃及劇院(Grauman’s Egyptian Theatre)。而為咗配合戲院觀眾群嘅習慣,Netflix 前日就公開咗專為戲院而設嘅延長片頭音效。


佢哋請來曾為 #馬田史高西斯 及 Christopher Nolan 交貨嘅 Hans Zimmer 出手,寫出16秒全新版本,亂纏嘅交響曲式弦樂營造出亢奮上揚氣勢,而招牌嘅”ta-dum”兩聲亦變調成深沉嘅休止符。講真16秒玩得啲乜吖,大家聽下就知,大師今次純粹滿足返 Netflix 嘅功能性需求,老老實實喺大銀幕用返原本果兩秒音效會更有性格 —— 不過商業用途就無所謂啦。

Netflix 單news咁就講完,但想搭單講埋另一個更深入民心嘅電影開場音效 —— 無錯,就係鹹網 Pornhub 嘅〈community intro〉。


有睇開 PH 嘅朋友都知唔係每段影片都會出現呢個 drum & bass 音效,而係只有與 PH 合作頻道嘅影片先會採用,但有咁多素人同片廠撐場,真係除非你係 #ThisAV 死忠否則都好難話冇聽過~

相信 PH 就冇打算再做一條戲院版,但該音效於2019年開始有人喺 Tik Tok 玩過一輪,今年二月再有一條喺 Instagram viral咗嘅短片,拍低一位美國中學生喺才藝表演以真鼓真情演繹〈community intro〉,掀起全場哄動,該學生跟手畀人退埋學(後來記過了事)。

PH 媒體部門發言人 Chris Jackson 亦深明呢個網絡現象嘅宣傳效益,表示非常歡迎大家攞個beat嚟玩,於是又出現數首以此為基調嘅 hip hop 小品,我哋揀咗以下一首唔錯嘅畀大家聽聽。


亦有網民指〈community intro〉係取經自著名加洲樂隊 TOTO 一首叫〈Rosanna〉嘅舊歌,又真係有九成九相似。

如果再扯遠我哋可以回顧一下各大片廠及電視台嘅片頭/過場動畫配樂典故,又或者香港廣告歌(jingle)集體回憶,不過星期日都係不了,想專心放假。

你還愛國嗎:中宣部解封李志,或參演九月東海音樂節

(編:如果你成日聽見李志個名,但又唔係好識佢乜水,睇news之餘亦可以當呢篇係一個超短篇入門)

中國網上最近流傳一段影片,內容為大陸男歌手 李志 於8月8號成都「三缺一」巡演上嘅一段演出,唱出〈熱河〉、〈天空之城〉等歌曲,台下觀眾亦熱烈和應同跟住歌唱。


之前我哋果篇《少年你太天真了》都有扼要講述李志上年初疑因 #六四事件 30周年而憑空消失嘅前因後果,但原來自6月27日起,有關李志復出的話題已開始出現於微博,其微博帳號及其歌曲音樂頻道亦逐一解封。

李志,中國獨立音樂人、民謠歌手,其音樂帶有對抗平庸嘅理想主義,唱出面對大時代嘅落魄感,成為唔少so called社會異端、文藝青年嘅精神符號。李志對於當下中國社會、中共體制嘅反諷同批判,更於〈人民不需要自由〉、〈廣場〉、〈1990年的春天〉等歌曲,及演出現場裡體現(例如佢喺2017跨年演出朗誦咗詩人北島嘅《回答》,該詩於1976年中國天安門「四五運動」期間創作)。


由於頻密接觸「敏感」政治題材,中國政府遂以「行為不端」此莫須有罪名對李志進行咗為時十八個月嘅全面封殺,以致「李志」二字曾一度於中國全網消失。

喺上述成都演出後,最近就有傳佢會於九月嘅東海音樂節演出(海報見到封咗一半、印有「南京」嘅字眼,相信係隱喻李志嘅另一稱號「南京市民李先生」)(「封咗一半」呢個狀態諗真啲都幾有玩味),不過陣容公布不久即有大量網民熱心舉報,現時演出機會未明。

李志嘅復出對於樂迷同歌手本人及團隊固然係好事,不過以後要踩鋼線咁創作,就係對一個藝術家內心非常大嘅挑戰,消息傳出後亦有人戲言李志今次復出係咪傾掂數要喺台上唱紅歌。


查實李姓市民吊威也踩鋼線都踩咗咁多年,依家應該形容佢下半生要踩住條頭髮嚟行先fair —— 究竟共產黨統治下嘅藝術何時才有自由?我哋暫時仍然未望見 the end of the road。

「人民不需要自由,這是最好的年代。」
– 李志,2006

對於疑惑點解中國可以喺疫情下搞音樂節嘅朋友,就一定係冇睇四日前 Louis Vuitton 喺上海搞果場大龍鳳嘞。信國家不怕呀,又或者你可以信武漢肺炎真係同流感level差不多~

Billie Eilish 賣睡裙推廣新歌〈my future〉

「我嘅未來會係點?」呢個問題日日有人自問自答,但問返年頭嘅 Billie Eilish,相信佢就點都估唔到自己會係同大家一樣被疫情困守家中。

2020年1月26日,呢位現年18歲嘅美國唱作少女成為 #格林美獎 61年來,第一位同屆橫掃四個主要獎項嘅女藝人,仲順手成為 James Bond 系列電影主題曲史上最年輕嘅獻唱者。


個頭開得咁靚,Billie仔本身計劃好包含香港場嘅大型世界巡迴演出,以及新碟嘅錄音計劃,結果全部隨住 #武漢肺炎 一聲bye bye煙消雲散,半年內唯一「作品」就只有原定為演唱會製作,一條以女性身體自主為主題,對抗 #bodyshaming 風氣嘅概念短片。

直至上週四,Billie Eilish 終於推出美國進入自主隔離(Quarantine)狀態後嘅第一首新歌〈my future〉,繼續以電子 R&B 為主軸,但比起大碟時期更傾重爵士樂元素,而無論鋪墊嘅ambient音源,抑或 Billie 嘅唱腔,喺mixing上都有些少 #ASMR 感覺。


而考慮到全球年輕人當下都係留喺屋企多過出街,Billie 今次推出嘅主題商品亦唔再係tee,而係一件”sleep tee”, 不難想像一班迷妹們搞 sleepover party 會著嚟開IG live🤤


動畫MV交由澳洲動畫師 Andrew Onorato 製作,佢曾經與 Childish Gambino 合作,相信對非常欣賞後者嘅 Billie Eilish 嚟講係加分位。化身動畫少女嘅 Billie,從一場大雨中憂鬱踱步,反覆唱起對將來嘅期望,被fans問到對「未來」嘅想法時,Billie仔係咁回答:The future feels uncertain and crazy right now…… I have to keep reminding myself that the future is ours.

而動畫尾段雨過天晴花開富貴,被大家定型為厭世少女嘅 Billie 其實向來有積極一面 —— 講真,唔積極點樣上位上得咁快呀?你估真係純商業操作咩😅


番返去一開始條問題,就呢一刻嚟講,面對亂世,住台灣嘅會樂觀啲,住香港嘅會悲觀啲;而我哋望住 Billie Eilish,只擔心佢會否係地球上最後一個流行文化icon。

情人的愛 vs 社會的愛: 從 NBA 重啟回顧 Marvin Gaye 經典民權專輯《What’s Going On》

受武漢肺炎疫情拖累而停擺三個月嘅 NBA 昨日正式重啟賽季,以猶他爵士 vs 奧蘭度魔術,及洛杉磯湖人 vs 洛杉磯快艇打開序幕。

球員入場通道近年已經演變成另類時裝catwalk,有眼尖嘅球迷留意到湖人王牌球員 Anthony Davis 身穿印有著名騷靈歌手 Marvin Gaye 樣貌嘅tee進場,該圖案來自1974年發行嘅《Marvin Gaye Live!》唱片封套。好想要之餘,亦適合講解 AD 揀著呢件tee背後嘅音樂抗爭脈絡。


Marvin Gaye 一世人最出名有兩隻碟,分別係1973年推出嘅《Let’s Get On》,以及1971年嘅《What’s Going On》。呢兩張大碟展現出 Gaye 內心嘅兩種愛,前者係戀慾嘅愛,後者係人文嘅愛,尤其係對一眾美國黑人巴打嘅愛。

Mother, motherThere’s too many of you crying

Brother, brother, brotherThere’s far too many of you dying

Marvin Gaye〈What’s Going On〉,1971


《What’s Going On》以專輯同名曲開場,當中所唱嘅淚水與死亡,係環繞美國經歷第一次民權運動以及越戰後,黑人族群嘅實際處境,尤其 Gaye 身處嘅底特律,無數黑人依然飽受警暴欺壓,以及經歷嚴重嘅失業問題。Gaye 以情歌王子路線出身,但就多次提到1965年發生嘅”Watts rebellion”令佢質疑自己:當身邊嘅世界爛到七彩時,我仲點唱得出情歌?


Gaye 早年官仔骨骨嘅形象深受白人群眾喜愛,係最早取得主流商業成就嘅黑人歌手之一,因此當佢提出要做一張關懷黑人種族問題嘅專輯時,其所屬廠牌 Motown 老闆(亦係佢舅仔)Berry Gordy 並不支持 —— 就算大家曾經坐同一條船,上咗岸嘅管理層係較易出現呢種避忌心理。

甚至三十年前嘅 NBA 都不鼓勵球員作政治表態,認為會為聯盟嘅商業推廣帶來阻力,連 Michael ‘GOAT’ Jordan 亦曾被指責於1992年洛杉磯暴動時,不願參與球員方嘅停賽動議,為黑人巴打表態。

Republicans buy sneakers, too.

Michael Jordan

還好,民主國家就係有進步嘅可能性。昨日舉行嘅 NBA 球賽中,湖人及快艇雙方球員喺開場前集體穿上印有 #BlackLivesMatter 字款嘅黑色襯衫,於播國歌環節單並列膝脆地,藉此於全球觀眾面前聲援美國自五月底開始嘅新一波平權運動。


呢一切舉動都有聯盟明文公開支持,更有球衣可以印上政治標語而非球員名字嘅新措施,加上去年開季前佢哋強硬維護火箭主教練 Morey 針對香港革命發言嘅言論自由,稱呼 NBA 為現今政治層面上最開明嘅全球性運動組織亦不為過。

而「掂政治」係咪就一定抵觸商業呢?咁要睇返持份者想要嘅係維持既有搵錢模式,還是向市場提供佢哋真正渴求嘅產品:於1971年5月21日推出,《What’s Going On》成為 Gaye 第一張打入 Billboard Top 10 嘅大碟,留喺榜上足足一年有多,期間賣出超過200萬張(1994年以CD形式重新發行後亦立刻獲得超過50萬張銷量),成為 Motown 史上最高銷量嘅大碟 —— 直至該紀錄兩年後被 Marvin Gaye 另一代表作《Let’s Get It On》打破。


專輯同名單曲〈What’s Going On〉喺首年內亦賣出超過250萬張,經過兩個世代嘅《Rollign Stone》評選,依然坐穩該雜誌嘅「史上最偉大歌曲」第四位,排 John Lennon 嘅〈Imagine〉之後。

My partners told me it was a protest song. I said ‘no man, it’s a love song, about love and understanding. I’m not protesting. I want to know what’s going on.’

Renaldo “Obie” Benson,〈What’s Going On〉作曲人

縱使係武裝化嘅抗爭路線,背後依然源於對信念以及民族嘅愛。

隨住去年香港人覺醒,開始浮現咗唔少以抗爭為主題嘅歌曲,大多悲壯滂泊(DGX – 願榮光歸香港),或渲泄義憤(六歌仙 – 賞花杏仁露),而選擇以生活化角度表達抗爭思想嘅則較少。

除咗 My Little Airport 有此觸覺,老牌樂隊 粉紅A 嘅〈若世界在明日結束〉係另一個好好嘅例子。顆粒通透嘅synth同結他帶動下,Hayden 平淡地唱住一句又一句「曾話過」,調子如日常輕快卻一步一腳印,喺呢個大家目前敢怒不敢行動嘅城市,能夠帶來一種微細但踏實嘅心靈力量。

對物理文學或建築/都沒有新的見地/不用許多哲理別要隨便退縮/這裡就只得我哋/讓我有多一個道理共你堅守到尾

粉紅A〈若世界在明日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