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陸 SXSW 第十年,台灣獨立音樂單位線上延續文化輸出


去年呢個時候,美國嘅 Coachella 同 SXSW 四日內先後公布取消/延期,正式展開全地球演出行業食白果時代。相比前者有 AEG Presents 大水喉資金硬擋,自資嘅 SXSW 面對財困一度傳出破產消息,慶幸周旋過後能夠於今年再度舉辦,將電影放映、音樂演出、講座等招牌活動全部搬到網上舉行。


從樂迷角度,SXSW 未必係一個可以盡情玩嘅音樂節,因為佢查實係一個面向業界嘅交流活動。全名 SXSW Conference & Festival,以德州Austin市為基地,舉行日數接近兩個禮拜,入場觀眾大部分係業界人士,包括全球各大音樂節搞手、文化記者、電影發行商、媒體工作者、幕後技術專才,等等等等。

或者大家可以將佢睇成以前會展同 Expo 成日舉辦嘅博覽會或 Art Basel,每個參展單位都會有自己showcase,只不過展品由電子零件呀珠寶呀換成音樂演出、獨立電影,同樣會舉行各種講座同會議,算係全球最大規模嘅同類型活動之一。


換言之,如果想將自己國家嘅音樂單位推廣予國外業界認識,SXSW 係一個從業者必須涉足嘅港口,而獲邀嘅演出單位如果表現出色,兼有適當人脈資源的話,就可望透過 SXSW 得到將來外地巡迴演出嘅機會。

世界嘅文化軸心正逐漸向東方移動,除咗日本,以及流行文化上表現非常強勢嘅南韓之外,泰國與台灣亦漸漸喺國際舞台上有自己版塊。以 SXSW 為例,後者已經連續十年有代表參加,今年由主辦方從去年入選嘅七個單位中再度邀請 #滅火器 Fire EX.、#鄭宜農 Enno Cheng、#椅子樂團 The Chairs、#妮可醬 NekoJam 參展。演出以預錄方式呈現,而 #文化部 亦與 Young Team Productions 合作策展,把握機會將四個單位與台灣不同實景組合,推廣國家形象。


#滅火器 自2014年為太陽花學運寫下歌曲〈島嶼天光〉後一躍成為國民樂隊,亦有積極計劃自己嘅國際線,譬如去年同日本當地大牌 Asian Kung-Fu Generation 主音 #後藤正文 合作一首〈The Light〉。今次就以工廠景,除咗適合佢哋陽剛嘅搖滾風格,亦可以間接宣傳台灣擁有台積電、鴻海等世界級工業硬實力;另一表演單位 #鄭宜農 則以宜蘭高山平原為舞台,代表台灣音樂版圖上柔軟一面,抒情歌始終係華語音樂一個主要類別,而身為唱作歌手嘅鄭宜農既有人氣,亦有各大音樂與電影獎項加持,新作與排灣族女歌手 #Abao阿爆 合作,融入原住民族元素,體現台灣走向多元發展嘅積極心態。


另外兩組則係新晉單位,其中 #椅子樂團 走復古路線 —— 並非city pop、亦非落日飛車嘅progressive rock,而係似早期 The Kinks、Beach Boys 六十年代小品味道,反而係近年歐美少咗人做嘅風格(霎時諗起只有 Smith Westerns 分支 Whitney),睇留言喺法國 H&M 都會聽到佢哋新歌〈Lemonade〉。演出場地選擇士林釣蝦場,展示台灣平民風貌之餘,又襯托出椅子音樂中嘅休閒生活感。


最後嘅 #妮可醬 講真for我哋自己口味係太偏向EDM,但當見到佢哋安排喺當地宮廟拍攝,成件事又即刻有得嗒。如果去過台南市旅行,必然對當地十步一廟,香火鼎盛嘅畫面印象深刻,而電子音樂亦早被台灣人應用到傳統宗教儀式當中;喺2009年舉行嘅高雄世運會開幕禮上,亦有俗稱「電音三太子」陣頭表演,2017年臺北世大運閉幕時,更以「送神」概念護送聖火熄滅,今次 SXSW 演出就向全球觀眾表現台灣如何結合民間集俗與流行文化。


自2011年起,已經有超過30組台灣樂團/藝人現身 SXSW,睇返台灣策展團隊嘅訪問,係政府官員會主動搵你傾 SXSW,有乜係政府應該出力做,研究國家隊概念……香港的話,呀王英偉(藝發局主席)噏得出 Clockenflap 個名已經係特大驚喜了。

To be fair,2016年起,由香港政府資助嘅 #搶耳音樂 亦有設立 #搶耳全球,矢志「帶團出國」,而本地樂隊 #雞蛋蒸肉餅 亦曾於2017年經西九引薦參加冰島音樂節,另一同行樂隊 #ANWIYCTI 亦自己安排咗一轉歐洲tour。支持本土嘅同時,我哋目光係可以,亦應該望遠好多。

一張照片,一齣電影,一首歌,都可以係國際加深認識一個地方嘅機會。自2019年香港興起 #國際線 一詞,但就音樂文化輸出嚟講,人哋台灣已經早就花十幾年將線行成一條路了;其中文化部甚至專門成立音樂媒體 Taiwan Beats 作對外窗口,成個logistic十分值得香港民間參考,遲啲會有影片同大家深入啲講解。


完整演出可於 SXSW 購買 SXSW pass 觀看。


P.S. 2019年,David Boring 以獨立身份成為史上第一組獲邀於 SXSW 演出之香港樂隊。2020年,本地唱作人 Olivier Cong 受邀參加 SXSW,唯隨活動取消而未能成行。

講錢才是永恆:2021 音樂產業十項斷鳩估

相信兩個禮拜前大家講新年快樂時,都唔係以為2021會砰一聲變返1991咁好地地嘅,其實都係祝福大家日子難過仍然有方法過得開心咁解啫。2020年除咗少數牌頭如 Spotify 可以笑騎騎之外,成個音樂行業嘅唱片公司呀藝人呀agent呀台燈聲呀搞手呀OC2S呀咁,九成九時間都係煩緊個「錢」字。

講錢界KOL福布斯前排就有一篇關於呢行嘅十項預測,睇完第一個感覺係專業鳩噏,第二係香港嘅音樂文化生態實在太畸形,唔知大家睇完又點諗呢:

1)地球上將有一半以演出為主業嘅場地/livehouse會喺今年關門大吉,除咗原先租金等必需要硬食嘅成本,各大城市都轉移緊重心地域,即係唔愛中環開發香港仔,唔愛太平山街開發大南街咁樣,將原本嘅次文化聚腳地士紳化/高檔化,咁原本under the radar嘅場地就好快會面臨加租/迫遷壓力。不過呢樣喺香港就唔係大問題嚟嘅,因為個問題一直都係彈出彈入嘅消防政策(西九流白搞show no problem,其他人想搞就等查牌啦),貴租就更加係共業嚟。

2)中國嘢呢,你唔一次過煮死佢佢就一定會有力反撲。TikTok 最終冇被趕出美國(全球)市場,繼上年十一月與 Sony 簽署合作後,今個月又再與 華納 落實版權協議。但預計偏偏指 TikTok 嘅下載 + 使用量增長會放緩,事關中美貿易戰中激發咗各平台開發類似嘅短片 + 播歌功能,必然會起到搶客效。但眼見 IG 個 Reels 都唔多人用,主要係東歐/日本少女們ac,唉,任何睇低 TikTok 短期發展嘅預測都信唔過。


3)佢再提到 Trump 對 TikTok 未竟全功嘅司法攻勢將被 Biden 政府放棄 —— 亦即停止迫使「字節跳動」交出美國營運權,反正無證據 TikTok 會威脅美國社會 —— 現實恐怕sad but true,一貫西方精英輕視共產黨手段嘅態度,外人睇,亦好自然會諗係咪收到風新一屆政府唔打算同中國全面開戰。

4)喺香港人嘈住要轉去 MeWe 嘅現在,睇數字原來全球年輕族群有回流Facebook嘅趨勢,維持朱伯格喺網絡世界嘅統治權。對於呢點我哋真係睇唔透,OC2S 過去半年將重心由 FB 轉咗去 IG,事關呢度反應(engagement rate)真係強太多,現實中接觸到嘅年輕人們亦普遍完全唔用FB,而我哋嘅觀眾群有超過九成係由16至34歲組成。

5)雖然各大品牌都嘗試擴張podcast版圖,但實際上只有1%用戶可以直接從中獲利(as in 養得掂個節目又養得掂自己仲有淨可以畀家用),加上上班族嘅工作模式終會回復「正常」減少素人試咪,去年一窩蜂踴現各種節目嘅現象勢必顯著放緩。然而聽眾花喺聽podcast嘅時間大概會有增無減,畢竟唔少人係中意聽人講嘢多過純粹聽歌;慧眼識先機嘅 Spotify 早於2019年已經重金禮聘唔少體育及清談節目主持提供獨家內容。

6)唔只香港嘅樂壇頒獎禮化來愈少人give a shit,指標性嘅格林美(Grammy)同樣面臨收視率逐年下滑窘境,全球第三大嘅 CBS 電視台將不再續約轉播,令格林美背後嘅錄音學會(The Recording Academy)喪失主要經費來源。作為流行文化產物,Grammy 唔止跟唔貼觀眾喜好,喺藝人之間亦愈來愈多反彈,今屆 The Weeknd 新碟《After Hours》一項入圍都冇,就令 Drake 直踩 Grammy 再過五、六年就會將自己嘅老本(影響力)榨乾榨淨。


7)流行曲嘅創作工序剪不斷理還亂,因此基本上你曾經喺現場有搭過嗲都會被列為共同創作者,以免邊首歌爆紅後會惹來官非爭議(此點亦反向證明創作洐生嘅收入已經唔再係創作者嘅主要收入來源);但喺隔離政策影響下,成日你feat我我feat你嘅情況大幅減少(尤其係跨國班底合作)。

8)除咗韓團 BTS 等少數巨星,多數線上演唱會都冇乜肉食(參與過 TONE 感受甚深),對樂迷嚟講亦只會係唔太受落嘅替代品。都係果句啦,互動VR技術一日唔係做到《Ready Player One》咁,我哋呢班搞手都唔會太擔心online concert會取代live show,要擔心嘅係冇得搞live show啫。


9)全球最大今年初生產黑膠母版塗料的 Apollo Masters 年初被大火摧毀,市場失去未來數年高達85%原材料供應。雖然2020年黑膠唱片銷量再創新高,自從八十年代以來首次反超CD;但呢點亦係建基於各家工廠有塗料囤貨,加上因為2021前景未明所以盡谷,今年或會有短缺情況。

10)搖滾死了嗎?學 Alex Turner 話齋,that rock n’ roll 唔理有冇人理 it just won’t go away。不過樂器鋪嘅前景就冇咁樂觀了,世界最大連鎖樂器鋪 Guitar Center 年底因為負債超過10億美元而申請破產保護,電結他喺過去十年嘅全球銷量大幅下滑三分一。通利琴行可能仲頂得住,因為據悉佢哋嘅大鋪都係十幾廿年前成個鋪位買起咗咁run,起碼唔使蝕鋪租(差餉另計)。

我哋預測:總之新年快樂啦。

神隱 Spirited Away

YoungQueenz


一個月前,香港樂迷迎來 YoungQueenz (YQ) 首張個人大碟《神隱 Spirited Away》,大家呢幾年一直𥄫到實等佢幾時再drop新歌時,又點會諗到佢IG嘅幽靈公主San頭像,原來就係最明顯嘅sneak peek。按經理人Tedman Lee喺IG嘅說法,原來此碟早於2018年《龍寨 DRAGONTOWN》歐洲tour已有雛形。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以賽亞書40章31節

留意返 Youngqueenz 喺新碟第五track〈~ 4031 ~〉嘅歌詞,會見到一串密碼:ISA40;31。

從《神隱 Spirited Away》封面就可以知呢張碟與舊約聖經有連結,攤開〈神的森林〉、〈肋骨〉、〈蛇果〉三首歌名,YQ 明顯係引用緊《創世紀》中嘅伊甸園、夏娃、知善惡樹等概念,亦喺〈神的森林》直言:這故事關於你與我與上帝。因此,按線索喺 Google 搵出《以賽亞書》嘅經文其實都不算意外。


《以賽亞書》係以同名先知為主角,喺舊約嘅定位有少少似新約前傳 + trailer,上卷交代猶太國/耶路撒冷敗亡衰落嘅經過,下卷則預告會有彌賽亞出場打救世人,穿鑿附會地去睇,當然可以聯想到畀中國收返之後嘅呢個地方。

雖然〈~ 4031 ~〉段經文會令香港人諗起2019年各種街道上奔走嘅記憶,但歌詞主要圍繞臍帶/磁帶/母體/疤痕,也許係記錄 YQ 更私人嘅情感,but you know what?一句說話講得講究的話,當然係可以同時講緊幾樣嘢。甚至乎〈~ 0121 ~〉中,YQ 選擇以ambient純演奏方式詮繹詩篇121章: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也不害你。直接由得觀眾自行理解。

如果想聽 YQ 對現況嘅睇法,或者〈蛇果〉中呢段會比較直接:

混沌嘅城市有邊個能拯救自己?精神已萎靡 達到了世界嘅邊緣 被邊緣嘅我哋 只能夠離開或消失如鬼魅

YoungQueenz〈蛇果〉

另一方面,碟名《神隱 Spirited Away》直指動畫《千與千屬》呢點則無需解話,尤其喺音樂質地上,碟中蘊藏許多帶有久石讓(Joe Hisaishi)風格嘅sound design,譬如將人聲sample成organ咁用、大量加入馬林巴(Marimba)等木琴(Xylophone)類敲擊樂器、著重panning建築立體感嘅混音手法等等,都令整張《神隱》充滿東方神話色彩,法國監製 Hyke 值得一讚 。


但與其從宮崎駿動畫配樂中尋找《神隱》嘅靈感,似乎喺久石讓為北野武早期電影所寫嘅歌曲更啱數,例如《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嘅〈Silent Love〉,以及《壞孩子的天空》中嘅磅礴史詩〈Meet Again〉,依家再聽係完全想像到 YQ 喺上面rap會有咩效果。


電影感向來係 YQ 嘅風格特質之一,以 Otaku Mobb 名義發表嘅《御宅 – OTAKU MOBBIN’》有連貫主題;前作《龍寨》直程係將港產片予外國人嘅印象以soundtrack形式表現,配合MV營造出一個科幻江湖;甚至由佢與 GrymeMan 建立嘅廠牌名字 Wild$tyle 都係源自 Charlie Adhearn 喺1982年嘅同名電影;去到《神隱》,YQ 嘅敘事方式又再進化,懂得利用編曲將一首歌拆解成三幕劇咁款,hip hop一般都係揼個靚beat做骨幹再喺上面龍飛鳳舞,但今次除咗〈War (Love Is A…!)〉之外,全碟每首歌頭尾個beat都係加減到截然不同,愈聽愈覺得用hip hop嚟界定呢張專輯有少少古怪(可能廿幾年前 US3 呀 cLOUDDEAD 果啲已經試過 but that’s not the point),某程度上你可以話佢係cloudrap,但點標籤呢啲嘢其實唔重要啦。

用通俗例子嚟講,即係 Queen 首〈Bohemian Rhapsody〉呢,咪好似將三首歌駁埋做一首但又穿得通嘅,YQ 今次啲歌好多都有類似企圖。


YQ 嘅另一特色係佢果把有人歡喜有人憎,落咗distortion嘅「嘔泥聲」,嚟到今次柔軟得多,喺結尾曲〈告白〉尤其明顯 —— 話說見到歌名即時諗起同廠牌 Matt Force 首〈告別〉 —— 有別於 MF 嘅生者角度,YQ 代入幽靈心境去講述佢對死亡嘅思考,寫下個人與大局嘅觀察,更能聽見佢處世嘅心態變化,係全碟最觸動我嘅一首。

特別想提最後一句「我安靜地離開……留下了鞋在海岸邊」,既令人諗起自殺習俗,亦可以象徵一顆靈魂放下因緣move on,但究竟喺 YQ 心目中away咗嘅spirit係誰人呢?作為觀眾嘅我哋也許唔應該深究。


但呢張碟仲有非常多值得挖嘅位,篇幅以及能力所限就算了:〈幽靈! 幽靈!〉1:08起果段扭到好似電結他嘅人聲、尾段與 Cornelius 首〈Magoo Opening〉離奇地相似嘅「啊嗚啊嗚」、〈彼岸花〉中果句「4分33 we own」或者係shout out前衛作曲家 John Cage 嘅實驗作品〈4:33〉、經常出現類似南簫嘅嶺南民族管樂有點山城藝能組、12月喺 @still.house 舉行嘅pop up store門口果段關於現代人與神話關係嘅文字…..

Damn son,只能夠講係香港hip hop史上嘅instant classic。

深水埗 (Remix)

Novel Fergus & Future

// 歪帽龜一條街逗兩鑊 :Novel Fergus + Future 為紀實說唱深水埗//

依家提起深水埗,唔少人都會諗起早幾個月大南街引起嘅一番爭議,同埋好多人掛喺嘴邊嘅士紳化,雖然應該唔係好多人清楚乜嘢係士紳化,而呢樣亦唔係我哋今日著眼點。事關南昌街以東嘅大南街一帶 —— 即係依家 Storeroom、COTD Coffee、Openground、White Noise Records 嘅地址 —— 嚴格嚟講係屬於「塘尾」,本來係比較辟靜嘅半民居地域,唔係好「深水埗」。咁好「深水埗」嘅深水埗(下稱SSP)係點樣㗎呢?

最iconic,應該係多電器賣嘅鴨寮街、多布行嘅牛棚、多龜嘅警署、多嘢食嘅福榮街,仲有西九龍中心、北河街街市、黃金高登等等,有行開果頭嘅應該會知道呢區總係人頭湧湧,街道衛生程度不理想,街坊年齡層偏高 —— 畢竟呢處係全港貧窮人口比例最高地區,達24.2%,人口密度亦排第三高;與現時大南街青春洋溢境況相映成趣。

然而,如果你想知清楚啲住喺 SSP 嘅有啲咩人,咁就應該係從北河街街市穿埋去荔枝角道以西嘅醫局街、海壇街、通州街,由於果處有美沙酮中心,又由於果處平時少閒雜人等出沒,所以會有不少老同嘅身影;有人講過深水埗有自己一套消化系統,屋企有乜傢俬唔要,除咗可以攞去大南街垃圾站,亦都可以擺喺附近後巷嘅當眼位置(yes,咁做係犯法嘅,but),最快兩三個鐘就已經畀人執咗,尤其係電器,好多都會經維修後出現返喺海壇街果幾間二手電器鋪;而通州街傳統上可以話係非官方嘅露宿者之家,不過近兩年尿壓味淡咗好多,主要都係因為2017年橋底嘅街友被大批驅趕,洗太平地後,再租出去搞下啲cyberpunk藝術展覽乜乜盛。

呢啲人和事不難想像係往日港台會做專題採訪嘅topic,但本地創作者又有冇接觸過此類題材呢?


說唱歌手 Novel Fergus 嘅〈深水埗〉早兩個禮拜推出remix,除咗涉獵呢區地理人口分佈,亦將其中嘅百姓生活描寫出來,將呢首歌畀一個完全唔熟深水埗(但又識廣東話)嘅人聽一次,佢未必會知塘尾果面有一番光鮮,但就會知存在住一班天光墟出沒嘅企街(性工作者),公園賣草hustle嘅南亞裔居民、落場去後巷冚紙皮瞓晏覺嘅餐廳伙記、動刀動槍嘅婆媳紏紛、仲有頭先提過嘅道友/露宿者問題等等(而喺原版中,Fergus 另有提到劏房地價、賭博風氣,不妨聽埋)。


天光墟 低胸企街一堆
多麻甩佬追 平均5 60歲
有南亞裔 問我要唔要貨
公園坐一堆 紅黃黑 陀地拖

今次remix版feature咗另一單位 Geniuz F The FUTURE,據佢自己講,當初係喺IG碌到〈深水埗〉而認識 Fergus,後來再喺朋友慫恿下主動wts合作;自細喺 SSP 長大嘅 Future 形容呢區畀佢嘅印象係「窮、舊、多黃賭毒」,但同時強調 SSP 人情味濃,啲鄰里關係比較close。

Future 嘅rhyme不嬲駕輕就熟,今次尤其中意佢果句「角落中推紙皮陰公 佢自己捱緊嘅貧窮」,其實搬咗嚟呢頭都四年有多,有時見住啲陀背婆仔一手推住大大叠紙皮,另一手就用紅繩拖住百幾舊發泡膠,唔知佢咁樣行咗幾耐,又唔知佢仲要行幾耐。行去幫佢咩?陪佢推條馬路真係幫咗佢咩?住喺呢度,有太多嘢,你想幫都幫唔嚟。

「從日常生活中攞靈感」係一句我哋聽artist講聽到厭嘅說話,但真愛是真,城市風景向來係香港創作者嘅泉源,無論係作家 #董啟章 嘅《V城系列》,#陳果 嘅《細路祥》,甚至大眾最容易接觸到嘅文學作品 —— 廣東流行曲歌詞 —— 一樣留有對呢個地方嘅時代紀錄,柏安妮嘅〈尖東〉、陳奕迅嘅〈黃金時代〉、SHINE 嘅〈東涌日和〉、Serrini 嘅〈油尖旺金毛鈴〉等等(sor真係無聽開如果啲例子太老土請多多包涵),雖然大多係借景講情愛,但當中依然隱藏住香港人聽見先會有feel嘅默契。

有別於原版嘅偷拍式紀實,今次MV製作團隊「東風財運」有心帶大家走一轉 SSP 深度遊,畫面穿插許多你見過又未見過嘅角落:梁添刀廠把大刀、雀館、配匙、唐樓金鋪、南亞、龍威、黑膠阿Paul…..過多五年睇返,可能已經有文物價值。最好唔好啦。

當然,要拍靚畫面絕對可以叫 Fergus 同 Future 去啲地標擺下甫士yo下就算,但導演 Hanley 選擇咗採用「麥高芬(MacGuffin)」方式去講故事:即係指在電影中加入可以推展劇情的物件、人物、或目標。提出呢個概念嘅希治閣本人認為麥高芬係乜其實無乜所謂,另一大導演佐治魯卡斯則認為件麥高芬應該有幾搶眼得幾搶眼,近年《天能》果碌 “Algorithm”,又或者《復仇者聯盟》嘅無限寶石,設計上其實都係麥高芬。

而喺〈深水埗〉MV中,麥高芬就係一粒黑色嘅「一筒」,由完整去到破碎,走過深水埗窿窿罅罅再輾轉去到由 Future 飾演嘅師傅手上,一打一磨修補返。

一筒,一同,一同。都講得好明白。

大難面前無私怨。

文:Milton

INDIE速成指南:台灣金音獎 vs 香港樂壇四大頒獎禮


2020終於走到年尾,香港樂壇四大頒獎禮又夠鐘出沒,但你係咪都已經好耐冇留意過果張所謂嘅成績表呢。 講真,唔少人對本地樂壇已經不聞不問,感謝今次 #OC廣告客戶 台灣嘅 #金音創作獎 同我哋合作,有機會借佢哋嘅成功例子,從頭審視香港流行音樂產業沒落嘅前因後果:單一化、圍威喂、唔專業、亞太區、與市場脫節……仲有好多好多。 而金音獎到底又有乜做得出色嘅地方,可以供香港借鏡呢?

從金音獎2020贏家參透 台灣類型學 vs 香港類型學 優劣

從香港人角度去介紹台灣嘅音樂頒獎禮,其實都幾好寫:因為單純就音樂頒獎禮文化嚟講,台灣有嘅嘢即係香港冇嘅嘢,變相隨便一點攞出嚟都係切入點。

譬如從獎項分類就已經見到兩地分野,㩒入金音創作創作獎官網,會見到 #不分類型獎項 及 #類型音樂獎項 兩個欄目,呢度指嘅類型係音樂風格:搖滾、民謠、嘻哈、電音、爵士、R&B、另類流行,與香港淨係會有咩男歌手女歌手組合金曲金獎之類相比,著眼點明顯不同;喺香港就算係出名分豬肉,獎項數目一度多到有163個嘅新城勁爆頒獎禮,分類型嘅方式都只停留喺廣告歌曲、卡啦OK歌曲、合唱歌曲……咁樣。

兩地差異,除咗因為香港所謂四大頒獎禮都偏向係商業活動,客觀性欠奉;亦因為評審團體/機制缺乏專業性,就攞頭兩類「搖滾」同「民謠」嚟講,三個電台一個電視台入面,邊個有足夠公信力去評審?會唔會揀得出 #傷心欲絕?客觀現實就係香港嘅頒獎禮從來都冇重視過流行曲以外嘅香港音樂。

民謠類兩個獎項嘅得主巧合又未必係巧合地均以原住民語言演唱。今屆金音 #最佳民謠專輯 《戇仔船》由 #米莎Misa 與東京中央線樂團樂手大竹研、早川徹、福島紀明合作,苗栗長大嘅佢唱四縣腔客語,即係客家話嘅其中一條分支,曾經講過「以華語創作難以表現自身獨有的情感」。

其實同樣mindset早喺1994年嘅浸大AC Hall已經出現過: #我採用依一種語言 #只係希望你地明白多一點點 #明白多一點 —— 但呢首〈究竟應該點〉當年有冇喺任何頒獎禮被提及過?

至於贏得 #最佳民謠歌曲 嘅 #葛西瓦 ,喺當地最出位嘅往績應該係2018年於另一頒獎禮上以排灣族母語rap出一首〈台灣早就有嘻哈〉。今次攞獎呢首〈好好走〉依然係饒舌作品,令人可以體會到民謠嘅現代性,而且feature同族嘅 #瑪斯卡 ,將族人嘅生死觀都寫埋入去;當 #民族意識 喺香港仍處於萌芽階段時,有需要參考台灣文化如何作多樣性發展 —— 尤其我哋時間無多。

生死同樣係 #最佳嘻哈專輯《像我們這樣的騙子》命題之一,#張伍 嘅作品有種邪釘嘅cult味,唔會係市場上最易入口果批,而睇返佢喺 Spotify、YouTube、KKBox 嘅播放數字的確不算出眾。呢點正正係金音改由主席組成評審團嘅優點,平衡利益衝突,理論上完全從音樂創作層面出發,有利於發掘同一類型下其他風格面向嘅優秀作品,對海外觀眾嚟講能做到「哦,原來台灣有呢啲」嘅驚艷效果。對香港觀眾嚟講,多數會好奇點解兩個R&B類型大獎都唔係由 9m88 或 ØZI 贏呢?咁就會令你更想知道以三個獎項成為今年金音最大贏家嘅 J.Sheon 到底是何許人也。

調返轉嚟講,金音亦會逆向令台灣本地觀眾接觸到更多海外嘅音樂單位,例如入圍 #最佳另類流行專輯獎 嘅香港歌手 #SOPHY王嘉儀

最後想提提電音類型,今年分別由 #Ń7ä 以及 #SoniaCalico(Go Chic)贏得最佳專輯及歌曲獎,聽住前者嘅〈Maroon〉時,不期然諗起香港嘅 Kelvin T、ASJ,甚至澳門嘅 AChun —— 非舞曲類嘅電音生意向來都唔好做,但就算未有市場關注,都起碼應該有來自業界嘅認可 —— 台灣就透過金音獎做到了。

對於追捧本地音樂生態嘅樂迷嚟講,或者佢哋最終都係希望自己心水單位入圍又或者得獎,但喺具一定權威性嘅評審結果下,能夠引導樂迷思考每個得獎者嘅過人之處,從而達至對音樂更深入嘅理解方式。一個地方嘅音樂場境,尤其獨立音樂場景要健康成長,一群注重質素嘅open mind就係最肥沃嘅土壤。

一個敵人比朋友多嘅星球:Matt Force 新歌背後嘅殺子文化與紀錄

都一個禮拜有多了,大家應該已經睇咗 Wildstyle 同 Clockenflap 合作嘅兩段live session,打頭陣嘅 Matt Force 除咗玩〈告別〉以外,仲正式發表一首新歌〈Hostile Planet〉(嗱嗱嗱,fans實會話佢最先喺七月「TONE」已經玩過一次㗎,但今次係official嘛)。


聽 Matt Force 自不然會先畀歌詞吸引,而第一轉聽〈Hostile Planet〉最有印象嘅係「殺子」呢兩個字。即時諗起嘅係評論界健筆,李怡,於2018年發表一篇名為《「殺子」文化》嘅文章,重提孫隆基關於「殺子」嘅解讀,認為呢個中華文化深層結構,正正係近二百年中國地區長年落後嘅原因;佢嘅論述大概係講中國人自古百行以孝為先,做晚輩嘅無論如何都要孝「順」,就算幾廿歲人血氣方剛一樣要聽教聽話,直至你老了,成為「父輩」換位再撚自己嘅下一代為止。

張藝謀喺《滿城盡帶黃金甲》中有一句對白點出呢套思維嘅精髓:朕不給你不能搶 —— 年輕人想話事,就係搶嘢。呢套嘢自堯舜時代已經run緊,起碼都run咗4100年了,中國社會嘅上一代與下一代永遠處於權力鬥爭之中,一路傳承,逐漸凝聚成 Matt Force 所指嘅敵意(hostile)基因。點解當年《古惑仔》系列咁受歡迎?因為睇住年輕貌美嘅陳浩南上位,爽吖嘛。


(呢篇文寫到一半,就傳來黃之鋒周庭林朗彥承認去年621包圍警總一事嘅相關控罪,或將即時入獄。殺子,對香港人嚟講只會係愈來愈常見嘅壓力,當年李怡篇文最尾都加咗句:梁振英、林鄭,看來得到「殺子」文化的真傳了。真,珍珠都無咁真。)

面對一個無時無刻都恐嚇要放棄年輕人嘅社會結構,又到底該如何自處,Matt 喺詞中表達咗自己嘅睇法:

要根治 就唔只今次
發誓要走上金字塔頂 逼佢跳bungee
往邊個方向走 知道冇得退後
往邊個方向走 知道總要戰鬥

明嘅人自然會明。與沉穩嘅控訴相比,現場版〈Hostile Planet〉可以用典雅嚟形容,展現出九十年代美國東岸boom bap風格以外嘅另一面,Matt 曾經喺IG問答環節講過日本jazzy教父 #Nujabes 對佢有好大影響,亦係 Chris Dave 同 Robert Glasper 等爵士好手嘅fans,今次live session終於可以感受得到佢對器樂演奏嘅想像。追開 Matt IG 嘅朋友都知佢好鬼中意凌晨走嚟開live彈琴,今次終於見到佢現場邊彈邊唱,佢話對自己嚟講算係一個小實驗,睇落又玩得幾輕鬆吖。


不過都要有 R.I.D.D.E.M. 同埋 Room307 托住喺底,出嚟效果先咁ok,其實拍攝當日都有去探班,見住佢哋下晝4點搞到凌晨一點,彈完又彈去攞心目中嘅畫面,事後又要mix又要剪片,都搞咗成個月(@allexchan:mix咗70幾個cut呀),唔輕鬆㗎。

問返 Allex,拍片呢個想法最初係inspired by蒙特婁迷幻樂隊 Parcels 年初嘅《Live Vol. 1》,睇完之後好想拍一條自己覺得靚嘅live片,就撩埋 Matt Force 一齊租 #117A 個studio錄嘢,協商後更得到 Clockenflap 資金support。


Room307 同樣係玩兩首,分別有〈背山望海〉及〈MkSadBoyKowNgDouLuiAsUsual〉,編曲相比錄音版本明顯有野心得多,前者嘅bassline變得十分肥美,lead guitar嘅音色調整得更加濕潤,第二次副歌後爆到尾亦因為有鼓手 Akira (@akira.mimasu.design) 加持,好好力;而後者就直程係第二首歌咁滯,唔介紹,自己聽啦。如果你未現場睇過 Room307,呢條片可以展現出 Room307 係一個much more than bedroom pop嘅青年,呢點相信亦係 Allex 想要紀錄自己嘅初衷之一。

上週六台灣 #金馬獎 完滿結束,香港電影有不錯表現,其中聚焦中國烏坎村起義嘅《迷航》贏得最佳紀錄片。一如影評人所說,我哋正處於一個亂世嘅起步階段,無論係香港抑或全世界,都將會有更多人重視並投入「紀錄片」嘅製作,渴望透過大銀幕又或手機屏幕展示真實畫面(aka:真相)。

2020年,係健康比公民自由更優先嘅一年,整個演出產業都搬咗上網,有 Travis Scott 嘅虛擬實驗,Glastonbury 同 Fuji Rock 等音樂節巨頭亦翻出珍貴舊片嘗試維持熱度,香港則有我哋好佩服嘅 @stayhomekids.tv 不停開機拍攝。我哋並唔相信網上演出能夠取代現場,但喺無辦法嘅情況下,留多啲影像紀錄其實都係值得做嘅事。

台灣金音獎2020入圍單位嚟講呢,呢六個我哋特別想喺香港睇

下個禮拜就十二月喇,無論對各行各業世界抑或個人嚟講,都係例牌做總結嘅時間,而音樂層面嚟講,即係各大小頒獎禮舉行嘅日子。

自從林峯喺所謂樂壇橫空出世又消失後,香港人好似對頒獎禮已經無感覺咗好多年,此不關乎本地出產嘅音樂質素,而係大家都唔再覺得「獎」呢樣嘢有認售性,就好似果啲勳章呀乜乜盛咁,who cares。反而對國外果啲都仲會有反應,例如 Grammy,又例如韓國嘅Mnet亞洲音樂大獎


對岸嘅台灣亦有一個名稱相近嘅亞洲音樂大賞,源自第九屆金音創作獎起向國外擴充嘅轉型計劃,金音獎英文全寫為 Golden Indie Music Awards,睇名就知定位與流行音樂獎項有別,文案中亦講明係側重音樂創作本質,睇返2010年起嘅得獎及入選名單亦明顯具前瞻性。不同於香港現狀,一般普羅大眾/商業機構仍視獎項為指標,想入門搵indie嘢聽時自然會從入圍名單著手,頒獎禮對一個產業嚟講有其獨特價值。

武漢肺炎繼續嚇怕幾十億嘅未感染人口,但全球防疫no.1嘅台灣雖然因為技術問題無法進行海外演出(隔離措施衍生嘅海外藝人住宿成本,感染風險等等),各類型境內演出卻幾近全面回復正常,繼續每日零感染。身為演出搞手嘅 OC2S 當然對明年全球嘅演出業運作抱樂觀態度,亦有一直update心水對像,咁除咗我哋自己會搞嘅落日飛車(咁啱國國同張洪泰嘅《龍港 LONGONE》得到今年金音評審特別賞)之外,都喺度推薦返幾個搞到就最好,搞唔到都想喺香港睇到嘅2020金音入圍單位:

1. 蛋堡 Soft Lipa 

基本上任何時候見到蛋堡個名都會即刻幻想佢玩某幾十首歌嘅現場畫面,damn,如果老師夠力玩場四個鐘嘅live的話,我都絕對可以唔使揸水一口氣睇曬。回想2016年喺香港開始多人聽 Nujabes 時,隔個海嘅蛋堡已經係做jazzy做咗七年有多,無論係編曲sample定係玩rhyme(hit the rhyme! 找出最簡單的方法🎶)都愈玩愈有,即使拍埋 Shing02 呢啲日本大神級rapper都完全夠秤。

當年作為傳奇廠牌「顏社」嘅開國元老,帶 Leo王 及 李英宏 等人出身,到做埋老竇變咗 Soft Lipapa,杜振熙依然keep到果份幽默火氣,今年告別顏社後自資發表新碟《家常音樂》即刻入圍金音最佳專輯獎,就算題材係叫囡囡「小蛋花」第時要proud of自己有個rapper爸爸(跟你同學說 這裡饒舌特別多 這是我們家的家常音樂),父愛爆棚得嚟都可以不帶一絲老氣,任性不減當年。坦白講香港觀眾似乎咁多年來都唔係特別buy蛋堡,真係好可惜,希望有機會幫佢做多啲推廣。


2. YELLOW 


每次見到英俊又玩音樂嘅光頭男子,都不免會諗起《NANA》入面嘅阿泰,所以第一眼見到 YELLOW 主腦黃宣時,以為係玩傳統啲嘅band sound嘢。殊不知一開聲就發覺soul funk到不得了,直程帶些少二千年頭 Jamiroquai 果類嘢嘅感覺。黃宣本身係台灣圈內頗有名氣嘅製作人,曾與 9m88 等對象合作,行到幕前唔只入選最佳新人(團)獎,野獸派嘅性感台風更入圍埋最佳現場演出獎

華語音樂圈好少有呢種chok出嚟唔假嘅騷靈味,喺獨立樂團中更加少見,而呢個程度嘅演奏dynamic齋靠耳機/屋企喇叭一定無法如實表現,我哋敢寫包單係睇live比聽Spotify更精彩,睇騷唔係個個都識un,但睇 YELLOW 你一定會睇到一半兩邊望下,睇下係咪個個觀眾都好似自己聽得咁入神。


3. 美秀集團 Bisiugroup AmazingShow


老老竇竇,今年金音入圍名單中最想睇就真係美秀集團,淨係睇主音狗柏舞佢果支自製小鋼炮「台八線」都已經值回票價,難怪以《美秀集團《八寶山》演唱會》入圍最佳現場演出獎。查實上年 Detuned Radio Festival 已經請咗佢哋嚟 TTN 玩,但因為果日見攰就無睇到,諗返真係蠢過隻豬,明明美秀live係咁提神醒胃!想了解佢哋係咩風格咩形象嘅可以從〈我要你愛〉MV入手,浮誇到荒謬嘅台客搖滾舞曲,可謂同鄉前輩伍佰嘅特濃版本,喺呢個失常年代實在特別啱心水(今年見到有人將首歌剪埋《亞基拉》畫面,夾到不得了),一句「我要你為了我變壞」就已經把我攻佔 :3 

P.S. 查資料先知佢哋攞過「香港亞太青年樂隊大賽」亞軍,奇怪的知識今天又增加了.jpg


4. 熱寫生 Heat Sketch

民謠喺香港仿佛總係一件這麼遠那麼近嘅事,或者因為呢處係一個有城無鄉嘅地方?就算有都係黑色嘅……入圍今年金音最佳新人(團)獎熱寫生起先由阮眯及曾立組成,走民謠風格,後來變得愈來愈多樣化。無論係聽處女大碟《豆皮少年》抑或聽佢哋喺玉成戲院錄嘅live session,最搶耳必然係三支結他嘅交流,兩位創團成員主要以riff或單音做底,而新加入嘅主結他手張盛文(透明雜誌)總可以喺溫暖氛圍中撩出一抽刺激腦皮嘅彈奏,但喺〈青元春朗〉呢種慢版歌又會有點到即止嘅和諧表現。熱寫生IG經常post團員食嘢,而佢哋嘅歌詞亦穿插住不少食物嘅描寫,如果有機會請嚟香港,一定要帶佢哋去食好西。


5. LINION


金音獎嘅「最佳現場演出獎」有一個幾有趣嘅安排,就係會喺正式頒獎禮前,安排入選單位喺亞洲音樂大賞嘅「FEAST展演」同場battle,另外再有嘉賓加持,而其中一員就係與 YELLOW 同年入選「大團誕生」嘅 LINION。起先以「9m88 御用低音結他手」身份引起注意,雖然推出個人單曲〈Room 335〉後不時被樂迷與同樣走軟性柔情路線,因翻唱〈夏夜晚風〉而爆紅嘅 Layton Wu 作比較,但 LINION 憑住更純粹嘅R&B風格已經漸漸走出一條都會男孩路線,值得期許。

6. イルカポリス海豚刑警


除咗展演,由金音獎派生出來嘅「GIMA練團室」名單亦係發掘台灣時興樂隊/唱作人嘅好地方,今年就有我哋私心喜愛嘅 #海豚刑警,來自台南,一首〈安平之光》已經聽得出佢哋十分討人歡喜嘅任性氣質,尤其係表情多多嘅主音 #楊淑芬,彈起結他上嚟有種說不出嘅狠勁,想睇。推介海豚刑警,主要係覺得大家值得喺呢個唔開心嘅環境下開心一下。


寫呢篇推介文最大感受係每個單位嘅live片都非常易搵,而且大部分都有返咁上下view count,證明業界有心紀錄發展之餘觀眾亦樂於積極回應,咁講絕對無眨低香港個scene嘅意思畢竟 OC2S is also a part of it ———— 但真係好羨慕台灣人逐步逐步建立到一個行內行外都享受嘅大環境。

落日馬車?Sunset Rollercoaster 新碟聽後感 + 香港場門票重新上架事宜

延期至2021年4月22日嘅落日飛車香港專場,退款後剩返嘅門票依家全部放返上Tickcats重新發售

目前,香港公眾娛樂場所室內活動調整可入場人數到上限嘅75%(但限聚令繼續維持4人,防疫萬歲跳起YEAH),以Musiczone為例,上限600人就即係可以入450人,啲飛按比例賣返貴三成其實都有得做嘅 —— 希望美國大選後會有利好消息,到四月唔需要再煩呢啲肺炎嘢。

至於防疫no.1嘅台灣就連濕身音樂節都搞過幾輪了,當地本土音樂文化市場亦因鎖國而座大,眼見樂迷對金音獎嘅投入程度,竟然係令人諗起二千年頭曾經叱咤嘅 #叱咤;樂手們亦把握演出真空期潛心創作,譬落日飛車就喺上週五推出第三張大碟《SOFT STORM 柔性風暴》。


一如九月底舉行嘅《颱風騎士》台北專場預示,再次以「風」及「馬」為主視覺,唱片封面嘅颱風藏有烈馬形相,配上金屬美工字型,頗有七十年代前衛搖滾味道,與經典樂隊Camel嘅純演奏大碟《The Snow Goose》有點點相似。


然而音樂調性上則係歷來最soft嘅一次,新碟延續《Villa Vanilla》情詩格局,喜歡飛車深情浪漫一面的話,相信會寧舍中意。

譬如〈Under The Skin〉旋律上呼應 Bee Gees 首〈How Deep Is Your Love〉,先行單曲〈Candlelight〉有韓團 Hyukoh 主腦 #吳赫 獻聲,另一首〈Passerby〉亦請到菲律賓R&B製作人 Michael Seyer,兩者聲底均與國國相近,有種分靈體合唱嘅奇妙默契。


上年邀請飛車來港時,已經期待現場會有新歌聽,今次算係得償所願吧。

無痛失戀冷知識補完計劃:音樂類

同一套戲隔咗十年再入戲院睇,完來真係可以get到完全唔一樣嘅感覺。

翻譯歐美電影戲名嚟講,舊時香港肯定係華文世界做得最好嘅地區,高手們往往因應電影內容而運用意譯技巧,無論係文藝片《Lolita 一樹梨花壓海棠》、科幻片《Alien 異形》、甚至笑片《Road Trip 四仔旅行團》都有過許多經典作。其中又包括2004年上映,由 #占基利 與 #琦溫絲莉主演嘅《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無痛失戀》,如果按鄰近地區咁直譯為「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票房或者會比當年遜於預期嘅表現更差……

話說,每隔幾年歐美就會出現一套反映/影響當代人愛情觀念嘅經典電影,譬如2018年嘅《Call Me By Your Name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就宣示文明社會已經進入一個愛情唔再需要分男女主角嘅年代,而2009年嘅《500 Days of Summer 戀夏五百日》則引起一整代年輕人討論到底係 Tom 傻仔還是 Summer 善變,最後明白愛情從來只有講timing而無分對錯。但如果你問起一班三字頭嘅戲迷,邊套愛情電影最經典的話,相信唔少人都會回答《無痛失戀》。

失戀痛起上嚟,唔少人都會浮現「寧願當初無識過呢個人」嘅念頭,而《無痛》就係base on呢個假設去發揮。Charlie Kauffman 天馬行空得嚟刻劃人心嘅劇本,加上法國鬼才大導 Michel Gondry 運用大量道具嘅獨門拍攝手法,築構出一段科幻得嚟又令人有切膚之痛嘅忘情之旅。畫面以外,由 Beck 翻唱 The Korgis 嘅〈Everybody’s Got to Learn Sometime〉亦成為唔少樂迷長放iPod嘅金曲。


至於由 Jon Brion 製作嘅配樂則相當受行內人好評,簡單弦樂編排,加上西班牙結他與鋼琴點綴,就能詮繹出心碎、著迷、懸疑、焦慮、困惑、純真、童年創傷、希冀、懷愐等等各種比劇本更複雜嘅情緒 —— 如今再攞隻soundtrack出嚟聽,Jon Brion 真係可以做到每一首都牽引出你一種情緒嘅效果,愈聽愈回味。


攞其中一幕做例子:喺手術進行途中,飾演診所護士嘅 Kirsten Dunst 讀出戲名來源嘅詩篇《Eloisa to Abelard》向醫生示愛,而意識清醒嘅 Joe 就身處與 Celemintine 嘅美好經歷之中,直至呢段記憶被儀器清除,Clementine 消失為止(實際上係劇組逗留紐約期間,撞正一年一度俗稱 “Elephant Walk” 嘅世界級玲玲馬戲團巡遊,導演 Gondry 即興拉隊拍成嘅魔幻場面)。短短26秒嘅結他與琴音纏綿再分裂,足以點出情侶分手後對甜蜜往事嘅思念與唏噓。


當年未上神枱嘅 Kanye West 喺睇完《無痛》後深受衝擊,於是透過所屬廠牌 Def Dam 大佬 Rick Rubin 引薦,邀請 Jon Brion 喺第二張個人大碟《Late Registration》合作,據 Jon 訪問所講,佢哋第一次見面就寫好〈Gold Digger〉嘅雛形;而往後 Jon 率領住一組二十人嘅管弦樂團,按 Kanye 要求提供相應嘅材料,再全程參與編曲工作。

如果細心聆聽的話,不難發現整張《Late Registration》帶有室內樂(chamber pop)色彩,喺十五年前嘅hip hop世界中算係相當稀有嘅質感 —— 雖然 Kanye 今時今日已經畀人當半個傻佬咁看待(mental health has always been a serious topic),但不能否定佢早期野獸式嘅音樂直覺,夠膽揀一個完全唔熟hip hop嘅人做幕後,鑄造出一張影響hip hop界最少五年嘅里程碑大碟。

仿佛係要強調《無痛》對當時新碟嘅影響,Kanye 甚至邀請導演 Michel Gondry 喺其中一首〈Diamonds From Sierra Leone〉中擔任鼓手:大家都知佢係拍MV出身,但喺與 Bjork、Radiohead、Daft Punk、The White Stripes 等大明星合作前,Gondry 起初就係幫自己嘅樂隊 Oui Oui 揸鼓棍。


Gondry 往往會將自己嘅音樂品味滲入電影之中,眼利嘅朋友大概會記得喺 Joe 進行睹物思人療程時,畫面攝入實驗藍調歌手 Tom Waits 嘅名盤《Rain Dogs》。

Jon Brion 此後繼續配樂工作之餘,都有keep住與其他rapper共事,包括以製作人身份完成 Mac Miller 今年推出嘅遺作《Circles》,後者早於2012年已經喺mixtape《Macademic》上sample過《無痛》嘅soundtrack,另外,Memoryhouse、Jay Electronica、XXYYXX、Four Visions 等單位亦有喺各自早期歌曲中引用 Jon Brion 手筆。


《無痛》最近喺香港戲院重新上映,入場仲送英文原版海報,如果未睇過嘅真係要想辦法買張飛入場傷心傷心,反省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