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上的聲樂 Vol.1:廣島核爆75週年,談戰鼓科學與抗爭節奏

75年前嘅昨天,人類史上第一次動用核武,兩顆原子彈喺三日內分別從日本 #廣島 及 #長崎 上空降落,直接炸死超過24萬平民,第二次世界大戰隨之落幕。

但戰爭並無借此離開地球,中東、東歐、非洲等地仍然每日槍林彈雨;而中美兩國交惡,亦令世界步入比冷戰更嚴峻嘅曬馬階段;正如美劇《Westworld》第三季所示,如果 #第三次世界大戰 打得成,香港去年嘅反送中運動將會係歷史嘅觸發點。
.
整場運動當中,多場大大小小街頭抗爭係促成上百萬港人「醒覺」嘅關鍵,發展到八月已經有小型戰爭規模,由於雙方軍備懸殊,格局上回歸到一戰年代嘅地面熱戰模式。尤其十一月發生於 #中文大學 及 #理工大學 嘅兩場戰役,無論係校園內被警察圍攻嘅抗爭者,抑或於佐敦、紅磡、油麻地一帶連續兩日湧上街頭,嘗試撕解包圍網助抗爭者脫困嘅數十萬市民,都構成最挑動日常神經嘅畫面。

即使係預言命中率甚高嘅港產片《十年》,都預判不出如此荒謬嘅真實情景,畢竟2014年嘅抗爭並無對政權造成太多實質傷害,反作用力雖大卻隱而不顯。但傘運總算勾起部分香港人戒心,又證實咗「快樂抗爭」之流阻頭阻勢,尤其過往會喺遊行隊伍中出現嘅音樂演出等娛賓之舉,去到2019年只會引起眾人對「左膠搞散運動」嘅防範,減少路線之爭嘅消耗。

但去年有參與遊行嘅市民可能會有印象,間唔時會有一組大約三十人左右嘅 #拆天鼓隊 出巡,大眾對佢哋無甚迴響,連負評都欠奉。誠然,呢班鼓手對香港抗爭並無帶來什麼顯著成效,但以戰鼓輔助抗爭,方針上其實又有幾千年歷史。
.
根據一份2011年寫落,由德國女學者 Idil Kokal-Risacher 發表嘅研究報告顯示,人腦可以透過聆聽規律節奏去令群體思想及情緒同步,亦能影響個體嘅行動決定。日常例子有 DJ 打碟 drop beat 令大家同一時間跳或䟴,而要追溯人類運用敲擊樂統一群眾思想/行為嘅歷史,除咗參考古文明部落儀式,就要講戰爭。
.
遠在無線電未被發明之前,戰場上要統一咁大班人嘅行動,信號要清析、夠響又要傳得夠廣,靠既就係鼓同埋哨子。以1861至1865年發生嘅美國內戰為例,南北軍都會有各自嘅鼓聲指令系統,讓士兵跟隨各式戰鼓節奏而推進、撤退、合流、守陣地。
.
該時期最著名嘅鼓手,相信係當年以15歲之齡遊走戰壕炮火嘅美國軍人 J. C. Julius Langbein,甚至於戰後獲頒最高榮譽勳章(Medal of Honor)。

由 George Miller 執導,以末世後戰爭為主題嘅電影《Mad Max: Fury Road》特別設計咗一組有鼓有結他(結他手由澳洲樂手 iOTA 飾演)嘅車隊隨大惡人 Immortan Joe 出征;連打 World of War Craft 或 AOE 等戰略型遊戲時,都會有 Military Drummers 呢類負責樂器嘅兵種。「鼓」會出現喺戰爭題材嘅娛樂中唔(只)係貪得意,而係創作者深知「節奏」自古以來都係戰爭一部分。響亮明快嘅鼓聲指令戰場上嘅士兵隨律而動,步伐帶熱咗個人,到正式短兵相接時心理狀態已經ready。

當然,喺現代戰場上唯一可以聽見嘅節奏聲響,就只有槍聲及爆炸聲。
.
節奏除咗可以親社會(pro-social)行為,亦有心理學報告指出,一班人一齊聽節奏樂會有同他人精神重疊(overlap)、消脫孤獨感嘅作用,刺激安多酚分泌。講開孤獨感,其實早有研究指出 #希特拉 及 #馬丁路德金 等著名演說家,佢哋嘅講話之所以鼓動人心,除左措詞得宜,亦因為講得有鮮明嘅抑揚頓挫、節奏性強烈,「群眾團結」嘅感覺就係咁不知不覺間透過雙耳引導出來。

番返香港,戰鼓輔助抗爭,意識上其實冇問題,咁大眾又何以不以為然?本地電子氛圍音樂人 #鄭昆 嘅 soundcloud 就有當時嘅錄音紀錄,聽得出鼓隊聲音效果雜亂,冇統一嘅節奏步伐。所以問題就在於鼓隊冇發揮到統合步伐嘅應有功用,大眾跟從唔到自然就覺得無意思。
//
鄭昆 Deni Cheng – 20190818 聲音記錄 – 拆天鼓隊
https://soundcloud.com/denicheng/20190818-1
//
而當下講求冇大台、講求個人自由嘅政治處境下,要以何方式團結眾人對抗敵人,係大家必需要思考嘅問題,或者歌曲可以做到呢個「非人領袖」。但觀乎返各種場合,即使最多人認受嘅〈榮光歸香港〉都甚少喺抗爭前線出現,可能因為〈榮〉屬於慢板歌。要upbeat嚟講,個人認為改編自智利抗爭歌曲嘅〈自己人 ! 團結唔會被打沉 ! 〉就最符合運動型示威:節奏明快、用字地道短小而精煉,無論係用吟(chant)定係唱(sing)效果都咁響亮動人。

步行有規律,運動講節奏,遊行社會更需要一致嘅步伐,聲音係引導我哋前行嘅重要一環,即使簡單如口號都係聲樂嘅一種,千祈唔好忽視音樂嘅力量。不過上文專注講戰鼓嘅工具性作用大於社會作用,想知道音樂除左示威現場外,如何能夠推動社會運動就要動留意下一篇文。
.
文字:Medius
編輯:Milton
//
延伸閱讀:
//The Power of Music: Mind Control by Rhythmic Sound
https://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the-power-of-music-…/
//
Synchronized Drumming Enhances Activity in the Caudate and Facilitates Prosocial Commitment – If the Rhythm Comes Easily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
//
J.C. Julius Langbein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01/31/gIQA3cKzRR_story.html
//
Sync or sink? Interpersonal synchrony impacts self-esteem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fpsyg.2014.01064/full

金巴道理農場

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

一場思念性夜間失眠 : 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 新碟搶先聽後感

首先感謝 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 畀我哋預先試聽《金巴道理農場》,由台灣 SEED TOSS 及廣州 琪琪音像|Qiii Snacks Records 聯合實體發行卡式帶專輯,香港樂迷亦可於本週六(7月11日)喺灣仔富德樓發布會現場購買。
.
講返隻碟,試聽時第一個直接反應係以為自己開錯file。
.
因為我認識嘅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下稱金巴)係混雜的、實驗的;但開首曲〈Nightfall〉聽落十分清涼,完完全全係本地民謠好手 Tomii Chan 嘅聲紋,所以我好肯定自己開錯 file。但係再睇返source,又真係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嚟㗎喎,冇理由喎,點解會玩得咁 folky?再望埋 credit,原來又真係有 Tomii 份。

OK,即係眼前有一個全新嘅生命體,有新人加入,總共由11個人聯合組成。喺多出一倍人參與嘅情況下,佢哋玩出嚟效果反而比變得比以往更加 minimal:

時間上,呢張專輯長度比 EP《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聯合》更短;音色上,一反金巴以往工業噪音嘅印象,亦抽走標誌性嘅電影對白採樣(sampling)以及極度失真嘅vocal﹐取而代之係 Tomii 清涼嘅木結他演奏,與更多留白嘅喘息空間,唯一不改嘅,係傾向 post-rock 嘅結尾方式。

全碟變化起伏不大,仍佛等待著某樣唔會發生嘅事情,一切都喺呢幾十分鐘過程中緣生緣滅,聽到尾先發現自己喺無意識嘅等待中,投入咗自己嘅精神(is that 本真?)。

生命體主要成員 Teeda 形容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係一個 collective,佢可以係空殻的、全有的、可以係全然無機的、亦可以係無處不在的。畢竟佢哋係「道路真理生命」,用樂理分析拆解金巴音樂,就好似用人類道德標準去批判神嘅旨意一樣咁不智,咁徙勞 —— 我哋需要做嘅,係成為一個見證人。

金巴道理農場 | 專輯發佈音樂會
日期 / Date: 11 / 07 / 2020 (SAT)
時間 / Time: 7:30 pm door
場地 / Venue: 富德樓 天台
演出單位 / Groups: 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 及神秘嘉賓s
票價 / Ticket: 200hkd
//
最後,容我嘗試畫面化呢張專輯嘅感覺。

從《金巴道理農場》歌單去睇,可以觀察出一個思緒時序:1. Night Fall,2. Night Fall Interlude,3. Midnight,4. Three Hours,5. Maybe,6.Closure,我哋不妨稱之為「思念性夜間失眠」。

大家有冇試過點都訓唔著,好精神嗰種狀態?你望出窗外感受到夜間嘅地熱,但迎面而來嘅卻係沁涼晚風,摸下床邊空出嘅位,心入面自然湧起零碎未有講出口嘅說話,雜陳嘅感覺就喺字與字之間浮現……冇㗎,囉囉攣,就係仲掛住。

兜兜轉轉,感覺始終係何志武嗰一句:你仲未好返啊?

少年你太天真了,以為國安法淨係自我審查咁兒戲嗎?大陸一早有人辦你睇

2020年原來係一條時光隧道,廿七年日子(2020 >> 2047)被縮短成為幾個月嘅事,由國安法草議、表決、實施,到美國取消關係法,眨下眼就過。

面對情勢急速轉變,仲未適應到你我已經成為中國一個省同志的身份?不妨參考以法治國嘅偉大國度入面,藝術工作者會如何被對待,學下點樣先做到愛國嘅護法先鋒。

【第一人辦,當然係寫過天安門事件等社會性歌曲嘅民謠樂手:李志】

李志原本打算喺2017年於全中國334個地方進行「叄叄肆計劃」巡演﹐為期12年。但踏入2019年佢就被冠以「行為不端」罪名,將原訂喺四川23場演出取消。

其實大家心中都清楚該年為 #六四 30周年,李志曾激烈回應過事件,當局心知相關演出可以做成人心再激盪﹐禁演行動自然係必要措施。(被)消失左整整一年嘅李志今年二月初再現微博,但冇交代詳細,語氣亦變得消沉,時至今日,要喺網絡上展開與佢相關嘅討論,依然要由「李志-獨立音樂人」改成「南京市李姓市民」以避開關鍵字審查。

【以為唔講事實就冇事?你受歡迎都係罪呀】

加拿大籍華人吳亦凡喺韓國美國見過世面後,就話要用Hip Hop推廣中國文化,2017年搞咗壇《中國有嘻哈》出嚟,風靡全國,隔條河嘅香港人亦追得好開心。然而中央大大同上帝一樣最忌大規模偶像崇拜,立刻調整政策,向唱紅嘅所謂「嘻哈」藝人開刀。

2018年,廣電總局頒出嘅限娛令指引就列明以下四種人士不能上電視:(1) 對黨離心離德、品德不高尚的藝人;(2) 低俗、惡俗、媚俗的藝人;(3) 思想境界、格調不高的藝人;(4) 有汙點、有緋聞、有道德問題的藝人。

限娛令一出,前《中國有嘻哈》冠軍 GAI 馬上從善如流將自己微博「說唱歌手」嘅標籤刪走,主動迎合黨政策,呢啲專業精神咪值得港人借鑒囉。基本上,以上述4條指引嘅空泛程度,地球上9成9人類都應該無能力得到黨嘅加持。

【揸住BNO做外地人,待遇又會唔會正常啲?】

畀你係英國出世都冇用啦。當地樂隊 Yuck 女成員 Mariko Doi 最近寫左篇Blog就係講喺中國演出所見所聞,唔止曲目歌詞要審查,巡演過程之中不講言行,以至社交媒體嘅發言,都不能夠有絲毫反政府含意,否則演出會被消取、亦會為活動搞手帶來麻煩。佢由衷擔心香港近一年狀況,想念呢遍土地嘅人和事,可惜一切都已經一去不返了。

不限音樂,作為廣泛傳播媒體嘅電影同樣不能倖免,地位高如張藝謀,佢拍嘅《活著》就因為劇情背景敏感,所以從未喺中國內地公開上映。

婁燁《頤和園》、田壯壯《藍風箏》都因提及文革、六四而令電影本身或者導演遭受不同程度嘅封禁;而《大同》《天降》等有關階級陰暗面既紀錄片亦係見光死。不論你作品本意為何,只要(佢認為)內容有潛力影響共產黨政權形象,一律直接Byebye。

呢個咁嘅國家絕對不利藝術傳播,調轉頭睇,當出得街既藝術都會係「政治正確」、無須思考批判嘅作品﹐社會又需要嗎?

簡單講,其實黨條線喺邊,根本唔輪到你摸清;反之,佢會主動觀察你、束縛你、捕捉你。面對只有佢可以定義你、你唔可以反抗嘅上位者,創作「藝術」究竟容唔容得下呢種主宰性既力量?

有志氣有實力嘅藝人,可以愚勇如鄧麗君:「我回大陸演唱的那一天,就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那一天。堅持在大陸實現民主之前,將永不踏入大陸土地。」

又或者,面對國境侵占,只願被動嘅藝術家們仍然可以搵到屬於自己嘅武器,喺崗位上反守為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