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售】重塑屈原生命軌跡,香港科幻動畫《離騷幻覺》序章首映音樂會


人大咗,對端午節呢類傳統節日難免愈嚟愈無感覺,連屈原當年點解要自殺死,都唔係記得太清楚。

據《史記・屈原列傳》記載,呢位浪漫主義大文豪係因為官場失意,懷才不遇而投河自盡,大家耳熟能詳嘅「眾人皆醉我獨醒」、「隨波逐流」等成語都係出自呢個典故。

但幾千年後嘅今日,學者們對佢嘅死因又有不同詮譯,有說法話佢係受亡國傷痛打擊,患上抑鬱症而輕生;又有說法從《楚辭》尋找蛛絲馬跡,指出屈原係同性戀者,當時係為楚懷王殉情而死。


但以上推測,都不及江康泉、李國威、崔嘉曦三位香港動畫導演嘅想法咁天馬行空。2018年,三位導演發起《離騷幻覺 Dragon’s Delusion》電影眾籌計劃,嘗試以動畫方式,呈現一個充滿 cyberpunk 色彩嘅屈原生平。


故事將屈原改寫成一位搖滾巨星型祭司(Teenage Jesus Superstar?),而楚懷王則係醉心於長生術及機械研究嘅科學家。經過千百年嘅生死輪迴,喺近未來嘅香港,出現一位擁有屈原外貌嘅機械人「祖」,尋走一列開往屈原自殺之地 ——— 汨羅江 ——— 嘅列車,借此探討靈魂、命運、真實等等嘅主題。


齋睇劇情簡介已經夠吸引,而《離騷》團隊嘅超現實畫風,用色飽和度極之濃烈,令人更加期待;加上以五十年代香港為基礎,虛構出各種科幻機械設定,例如真係變咗獅子嘅獅子山、喺天橋行嘅港島電車、喺霓虹招牌穿來插去嘅巨大美腿等等,直頭好想快啲喺 Netflix 有得煲劇咁煲。

睇返目前釋出嘅動畫片段,機械人們似乎係以卡式帶作為驅動零件,用一餅帶去盛載一個人嘅生命,不期然諗起小眾經典《Love Is A Mixtape》嘅講法。


團隊最近終於完成《序章》部分,有十分被睇好嘅新生代演員 劉俊謙 及 余香凝 聲演。目前團隊喺 Eaton HK 藝術空間「Tomorrow Maybe」舉辦名為《蜃樓水月》嘅展覽,並將於7月26日舉行首映會,當日會有曾與團隊合作嘅 曾慶靈(w/ Teenage Riot)、蔡世豪、李端嫻 演出,所有門票現已火速售罄。


能夠見到香港出產嘅動畫實在係好事,但亦想提醒返,《離騷幻覺》眾籌當初係以完成整部動晝為目標,可惜最終僅得目標八分一金額,只能階段性達標。希望藉住《序章》嘅誕生,能夠說服更多人為呢套本地創作埋單。

《離騷幻覺》主創江康泉(江記)曾為英國樂隊 Blur 合作,為專輯《Magic Whip》製作名為《Travel to Hong Kong With Blur(香江模糊記)》漫畫。


然後佢就一個茄輪打埋嚟:Radiohead 1997 Glastonbury 場邊野史


1997年,香港被中國政府收返,全球1.5億人口睇戴安娜王妃出殯直播,泰臣於拳賽中咬甩咗對手隻耳,Steve Jobs 重掌 Apple 權印,首本《哈利波特》小說問世,NASA「探路者」成為首個登陸火星嘅地球機器。

但對當年某位去咗 Glastonbury 嘅英國樂迷嚟講,𠴱年印象最深刻嘅歷史事件,可能係星期六晚 Radiohead 玩主舞台時,喺佢面前發生嘅一幕愛情戲。


今個weekend本來係 Glastonbury 舉辦五十週年嘅大好日子,但武肺累事(呢個原因真係已經講到口都臭)而要取消。效法其他音樂節巨頭,主辦以《The Glastonbury Experience》為題,精選大量過去演出做網上直播,除咗 Beyoncé、David Bowie、Nick Cave 之外,亦理所當然地包括 Radiohead 嘅演出。


佢哋揀咗1997年嘅壓軸set,正值電台頭剛推出《OK Computer》冇耐,聲勢一時無兩,現場人山人海。BBC Sound 早幾日就喺 Facebook 呼籲,叫大家留言分享一下當年睇live時有咩回憶。

喺芸芸comment之中,呢個由用戶 Janaka Alwis 分享嘅故仔實在十分浪漫:

「…睇到半路,有一個男人迫下迫下然後停咗喺我前面。過多一陣,又有另一個女人從反方向迫下迫下,再停咗喺我前面。兩個人企埋一齊冇出聲,只係默默咁睇 Radiohead 表演。然後,就當個set玩到某首情緒特別高漲嘅歌時,呢兩個人開始慢慢轉身面向對方,望實,再熱烈地深深一吻來代替講話…

而隨住果首歌結束,呢一男一女各自循相反方向離開。」


我哋不妨想像果首歌係……係〈Creep〉啦。


就算冇上述故仔,我哋都知去一場音樂節玩,最難忘嘅未必係睇到邊隊心水玩咗邊首舊歌,而往往係期間遇到嘅人和事,某啲同老朋友嘅on9時刻,某啲短暫嘅浪漫秘密。香港近代史上,能夠帶到呢種獨特體驗畀樂迷嘅本地音樂節,毫無疑問係由2008年開始舉辦嘅 Clockenflap。以下分享幾個以前聽返嚟嘅小故事: 

「2013年,你買咗一盒pizza準備行去睇 Daft Pink,半路撞見 Mac Demarco 問你可唔可以請佢食一塊,你話好之後佢又同你r咗飛煙。」

「2014年,你機緣巧合下入咗後台,畀半醉嘅張懸攬實咗半分鐘,然後捉住你傾”vibration”呢個字傾到差不多上台為止。」

「2015年,你同當時嘅女朋友玩玩下走散咗,然後喺你終於捉得實返佢隻手時,New Order 開始彈〈Bizzare Love Triangle〉。」

「2016年,完咗 Clockenflap 後嘅星期一你搭飛機去巴黎做嘢,隔離坐嘅竟然係 Grand Blanc 女主音,由上機到落機全程都係攬住大大隻龍貓公仔。」

香港人對呢個音樂節嘅美妙回憶,相信仲有好多好多。

Clockenflap 2008
Clockenflap 2018


(當然咁多年來,入場觀眾對 Clockenflap 都唔係冇負面評價,但真正重要嘅問題係:你會想佢繼續進步,還是從來未存在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