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住 AC/DC 出發,SpaceX 火箭首次射人上太空

剛過去嘅星期六,NASA 首次採用民間製嘅商業用載人火箭,兩位乘客 Bob Behnken 及 Doug Hurley  連同一隻閃令令嘅恐龍公仔,順利抵達國際太空站。


有報導指兩人行去搭火箭時,沿路係聽緊澳洲搖滾皇帝 AC/DC 嘅〈Back in Black〉,咁嘅情節不禁令人諗起舊太空科幻片《Armageddon》入面,用 Aerosmith 首〈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做配樂嘅經典畫面……同埋全盛期嘅 Liv Tyler!


每逢 SpaceX 或 NASA 有搞作,都必然直接令大量meme誕生,今次網民嘅普遍主題都係話:你兩個就好啦,可以離開地球行開下。咁又係嘅,2020鑊鑊都迫到埋身,可能真係要行開下行到大氣層,先可以忘記咗呢個世界。


留喺地面繼續崩壞嘅我哋,都係聽返 Luna Is A Bep 啦。

BUILD OUR SYSTEM:全新獨立音樂文化媒體 OC2S 正式成立

從名字說起吧。心水清的朋友可能早已拆解,OC2S 其實是轉化自「一國兩制」的英語原文 ——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在此時勢公開名字的原由,坦白說,不只擔心會惹來大家反感,我們心頭也有幾分戚戚然。但獨裁政權的失信,不等如 OC2S 此概念的失敗;對我們來說,C 從不代表 country,而是核心(Core),也是概念(Concept),更是同伴(Crew)。我們相信在同一個目標 / 方向 / 價值觀下,應該容納不同的信念 / 模式 / 選擇權。

有一,必然有二。然後才有三、四、五、六。

我們追求的,和本地許多獨立藝文單位一樣,乃期望為這城市提供第二個選擇(Option)。如前所述,概念是中性的,並不存在對錯,全賴每個人的理解與應用。

由2016年至2019年,OC2S 主力策劃音樂活動舉辦演出,俗稱「搞手」,亦即是國際業界所謂的「promoter」。

Promote 有推廣的意思,然而從去年五月開始,我們團隊內不時展開相關討論:身負推廣之名,卻只做演出就夠了嗎?適逢香港社會迎來前所未有的動盪,我們在良知推動下舉辦了《十年》國際系列,以及智利電影《如何向政府說不》兩場放映研討會,看見觀眾透過 OC2S 這個平台去吸收音樂演出以外的文化資訊,開始對 promoter 這個身份有了新的體會。

每年香港演出業界接觸的外國藝人與最終落實來港演出的實際數量,在比例上的相差其實以百倍計,許多行家心裡都收藏著成千上萬組值得被香港樂迷認識和喜愛的國際音樂單位,卻往往基於商業及市場考慮而無法成事,每次聚頭談到此類話題都不免唉聲嘆氣 ———— 香港人真沒有體驗更多不同音樂文化的機會嗎?

這份日積月累的忐忑,促使 OC2S 萌生了在活動搞手身份以外,轉型為傳播媒體的念頭。

踏入2020年,武漢肺炎侵襲全球,為香港的音樂產業帶來遠遠嚴重於社會運動的打擊,整個演出業進入全面停擺的狀態。可說是百無聊賴的狀態下,OC2S 發表了共四篇以《武漢肺炎持續失控,將如何拖累香港音樂演出產業》為題的文章,嘗試在剖析同行面對的困局之餘,也向公眾分享一些行內的構成與運作;此舉多少帶有小試牛刀的意味,結果得到行內行外的正面迴響之餘,亦提醒我們音樂文化實在有許多值得報導的面相。

經過歷時數月的籌備,OC2S 成功組成了自己的獨立團隊,並正式以一個香港音樂文化媒體身份再出發,我們會秉持提供「第二個選擇」的初心,為大家報導。

同一首伍佰,你中意 deca joins 定 Layton Wu 嘅翻唱多啲?

deca joins 翻唱伍伯〈夏夜晚風〉,早前 YouTube 有偷錄版,現正式收錄於樂隊昨日推出嘅《3 Songs EP》中。

早喺另一台灣製作人「Layton Wu 雷頓狗」上載佢嘅淡淡黯然版本時(YouTube現已刪除,大家可以上我哋IG聽一分鐘版本 : bit.ly/3eAkudm),就有唔少樂迷留言表示「如果 deca joins 翻唱的話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之類,唔知主唱鄭敬儒係咪都有見到 ———— 結果兩個版本聽落一啲都唔似啊。

同碟收錄樂隊名為灰矮星時期嘅金曲〈乏善可陳〉,以及 FUBAR 時期舊作〈艷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