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今日FF咗未?Final Fantasy VII 高質 OST

日本殿堂電玩系列《Finaly Fantasty》可謂世界級嘅次文化圖騰,普及程度就連香港都一早衍生出「FF」呢個經典潮語(jeez,潮語呢兩個字依家講出嚟都有啲尷尬),1997年嘅劃時代鉅作《FF VII》重製版延期至今日正式開售,一班fans亦無懼疫症排哂長龍搶購。

「FF」除咗確立 RPG 類遊戲嘅不少系統模式,由植松伸夫製作嘅配樂亦成功塑造出該作獨特世界觀,曾經有日本電視節目請植松大師選出佢自己最愛嘅五首FF神曲,第一名正正係來自《FF VII》嘅〈片翼の天使〉。

就算唔打機,齋聽音樂都可以感受到遊戲果種牽動情緒嘅魔力,講真,依家大把 game 嘅故事人設都出色過好多濕鳩劇集啦。

SYMBOL

TYNT

以紐西蘭畫家 Sam Bee 繪製嘅封面作為引子,我哋可以預見《SYMBOL》呢張唱片嘅形容詞:分解、擴張、扭曲、鮮艷、中分髮型、有四個人。

由開場曲〈Piety〉起,全碟就以一種不斷溶解/增生嘅方式流動,無論係人聲抑或合成器(註1)運用,都帶有光影穿梭嘅速度感;即使係慢版作品如〈80〉,同樣有落重味精嘅電鼓催促腳步。

TYNY 音色取向上明顯受日系二次元美學薰陶,就算你話《SYMBOL》係一齣動畫電影配樂都唔出奇,其中長達十八分鐘嘅長篇作品〈Hunt〉,更係透出科幻史詩氣魄。另一值得留意嘅作品〈Nomad〉,透過對廣東話音節嘅微調拆析,為「中英雙語二揀一」呢個香港樂隊天生要面對嘅難題,提供頗具新鮮感嘅並存方案。

最近喺 VICE 睇到一篇文章,論述過去十年算係音樂類型(genre)崩離分解嘅階段,不論主流還是另類嘅創作人,都銳意模糊邊界/既定認知,曲風某程度上唔再係重點 ——— 而 TYNT 呢張處男大碟正正呼應咗大潮流。

《SYMBOL》將於4月17日喺 Spotify 及 Apple Music 上架,實體唱片即日起於 White Noise Records 有售。

註1 : 合成器,即係synthesizer,成日覺得呢個中文翻譯完全冇樂器feel,但又驚始終有人唔知synth係乜,不過既然唔識synth其實一樣唔會睇得明咩係合成器lol 只怪香港教育做得膚淺又悶蛋